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王牌特工之旅

第十集 盐枭之王 第四章 魔妃

    在五妇的娇声诱惑下 ,乐天一时脑海发热,竟然来到了耶律飞燕的舱门外。

    过往的侍女纷纷窃笑逃走 ,男兵们则对神使可汗竖起了大拇指 ,天下虽大,但敢对女战神偷香窃玉者 ,绝对找不出第二个 。

    众人的崇拜让乐天胸膛一挺,更加豪兴大发,不过豪气并不等于运气  ,他刚刚撬开门缝,一把六尺巨剑就架在了他脖子上 ,女战神听不出喜怒的声音随着剑气一起飘入了他耳中。

    “你若是再敢来第二次,本可汗对天神起誓 ,必然让你永远做不成男人!”

    “别 ,别 ,别动手 ,我走错门了!”

    嗖的一声 ,王牌特工似若兔子般飞纵而去 ,带着一颗怦怦狂跳的心脏回到了乐天号上;受惊的心灵需要美人安慰   ,不料公孙水柔却闪开了他的搂抱 ,连乖巧蜜儿也不听他召唤。

    两女一闪,南宫冰霜带着一身寒气出现 ,冰雪仙子秀发凌空飞舞 ,冰山突然雪崩了 ,“臭小子 ,你到底有多少女人 ?下流,连岳母也不放过!”

    一声惨叫,风流特工遭到了皇家女师正义的追杀 ,从船头追到船尾 ,又从船尾回到了船头。

    “咯  、咯……好人儿,别怕,奴家不生你的气  。”

    迷情摇曳而现 ,说是要帮忙,妖娆玉体却有意无意地挡住了乐天的去路 ,令好色特工被自觉受骗的冰山美人打得鼻青脸肿 ,欲哭无泪。

    混乱的春色过后 ,乐天难得把心思放在正事之上,这才突然发觉航线不对 。

    蜜儿独自来到他身边,一边梳理着耳际白羽,一边偷笑道 :“水柔姐姐她们都被大汗妃请过去了,好像是在商量作战计划 。”

    “作战!与谁作战  ,不是要回乐天岛吗 ?”

    王牌特工神色一愣 ,带着满腔疑惑来到了“天妃号”凝神一看,公孙水柔 、南宫冰霜以及迷情果然全部在这儿,另外还有一个意料之外的女人  。

    “咦 ,三王妃,你怎么也在这儿 ?”

    自从登上乐天号以后  ,三王妃的身份就十分尴尬 ,客人 ,俘虏 ,朋友,敌人 ,情人,什么都不像,又什么都沾一点儿边 。

    “是本可汗请王妃过来的 ,从今天起,她就是我们的盟友了  。”

    敌人的敌人原来真可以成为盟友,乐天一下子明白了耶律飞燕的意思;三王妃蔡凤仪复杂的目光在乐天身上一闪而过,眉心那点朱砂少了几分盛气,多了几许忧思 ,待乐天走到近前,她主动以下位之礼俯身下拜道 :“奴家参见乐帮主 ,只要能报三王府被灭之仇  ,奴家愿为奴为婢  ,报答帮主 。”

    “王妃客气了,快请起 。”

    乐天本能地伸手相扶 ,男人大手与美妇手臂相碰的瞬间 ,异样的红云同时在二人脸上一闪而过 ,诗中阁的靡情形同时钻入了他们脑海。

    “咯、咯……你俩就别互相客气了 ,以前立场不同,如今大家目标一致,就把一切恩怨都忘掉吧。”

    另一个当事人迷情也走了过来  ,妩媚一笑 ,扶着三王妃身子 ,话锋一转,语带弦外之音道 :“当然喽,有些开心的事情还是可以记住的 ,王妃,奴家说得可对 ?”

    三王妃脸颊晕红陡然强烈了一倍 ,别扭的挤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耶律飞燕对男人私生活的乱七八糟早已见惯不惊 ,似有若无的将六尺巨剑放在了乐天目光能及的地方 ,然后一指沙盘模型道:“北郡的兵力虽然抽调了大部分入京,但要想攻破盐城 ,迅速抢盐走人 ,还是很难办到 。”

    “到盐城抢盐  ,真要打仗啊 ,为什么?”

    生死压力下的乐天无疑是狡猾的 ,能让所有敌人感到害怕  ,但懒散的他却十分厌恶战争,只想数钱数到手抽筋 ,睡觉睡到自然醒 ,哦 ,还有就是莺声燕语 ,酒池肉林……

    “不打这一仗,乐天帮三个月内就会土崩瓦解  ,你想被升云阁像蚂蚁一样踩死的话,咱们就直接回乐天岛 。”

    耶律飞燕的“剑气”让乐天及时清醒了过来 ,脑海一番转动 ,这才适应了变化巨大的天下大势。

    童皇后与北郡童家自然是同气连枝,不用多猜 ,三大盐城很快就会从乐天帮的靠山变成敌人;如果没有了私盐 ,依附乐天帮的所有势力 ,包括塞外四族都会散去,这就好比——自然死亡!

    “那要攻打哪一座城呢  ?”

    三王妃主动接过了乐天的话头 ,她虽然已是败军之将 ,但谈到计谋争斗,眼中还是自然地流露出了几许自信 ,“三城之中 ,沱城监军是三王府的亲信  ,我们可以让他帮忙,暗中打开城门 ,给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

    “呵 、呵……那就太好了  。”

    乐天开心的笑了 ,唇角有着一丝自我陶醉的得意 ,他当日只是一时善心发作 ,想不到三王妃还有这么大的作用 ,果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依娜王妃也是一个享受权力的女人,不甘寂寞的凝声补充道:“为防万一,要提前派人去沱城 ,散播一个消息,让那监军不得不帮我们 。”

    “这个任务就让乐天去吧,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工作 ,他最拿手。”

    即使已经是乐天的女人 ,但南宫冰霜对他还是没有好脸色 ,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时。

    乐天一听女师之言,立刻大呼不妙 ,同时暗自悲叹 :“唉,不就是前两天弄了一下她的嘛,又没有完全弄进去,只是了一点点 ,女人的记仇心真是厉害呀。”

    风流特工胡思乱想之时,女师的提议已经得到了一致同意,他不由两眼一翻 ,半真半假的生气问道 :“抢这一次只能撑上大半年 ,以后怎么办呢?”

    “那就与我无关了 ,你是首领 ,当然是你想法解决,散会!”

    女战神有如绝世宝剑般双足轻轻一蹬 ,有点蛮不讲理的抢白了乐天一番,然后第一个转身而去  。

    唉  ,又是一个记仇的女人!一京城 ,表面已回复正常的皇宫内。

    童皇后坐在昔日皇帝老儿专用的龙椅上,看着跪在金阶玉台下的升云圣女 ,充满异域风情的绝色玉脸冷冷一沉道  :“梦月,你太让为师失望了;乐天将来必成心腹大患 ,你却轻易放过了他,你可知罪 ?”

    “徒儿知罪 ,是徒儿一时糊涂 ,还请师尊受罚  。”

    “嗯  ,算啦,你是为师最心爱的弟子,只要以后不再犯此等大错  ,为师就饶你这一次  。”

    童皇后衣袖隔空一扫,硬生生的把华梦月下跪的身形托了起来 ,“梦月,三大盐城关系重大 ,你明日随北郡郡王一起回北郡;为师这儿有一份名单 ,里面全是与三王府长期勾结的大小贪官,你一并处置了吧。嗯  ,顺便告诉郡王 ,谣儿会在宫里多待些日子 ,让他不用担心。”

    “徒儿遵旨 。”

    华梦月恭敬地接过了名册,心弦却是暗自一惊,没想到师尊竟然连自家侄女也要软禁起来  ,如此作为,还是以天下安定为己任的升云阁阁主吗 ?这样的师尊……好陌生呀!

    沱城 ,三大盐城之中最小的一座城池,严格说来 ,它不过就是源城的一个附属城镇 。

    时光一晃 ,乐天已来到陀诚三五曰 ,身为现代特工,造谣生事果然是他拿手本领 。

    酒楼茶肆  ,街头巷尾 ,三姑六婆,无不成了他造谣的工具;很快 ,整个沱城都知道了京城大乱  ,皇后血洗三王府一系,在口口相传的化学作用下,不用乐天多费脑筋 ,当消息传入监军府时,已变成只要与三王府有过丝毫关联 ,无论官职大小一律抄家灭族 。“嘿 、嘿……胡监军还不吓得裤子!”

    透过三王妃的描述,以及这几日亲自的观察 ,乐天对胡监军的性格已了若指掌 ,对方绝对是一个胆小无能 ,又贪得无厌的标准贪官  。

    “好人 ,什么时候上门去搞定他呀?”

    迷情不愧是个千变妖女,一边戏弄乐天 ,一边又不辞辛苦 ,陪着他来到了这儿!

    “等监军府出现逃跑迹象时,咱们再出面 ,轻轻一吓 ,保证手到擒来  。”

    话音未落,风流特工隔空一掌关上了客栈门窗,然后近似咆哮道 :“你这小妖精 ,我要先搞定你 。”

    “咯 、咯……看你急得,羞死人了。”

    迷情斜眼一挑  ,知道她的挑逗有点过火了,此时此刻又没有众女救援 ,千变妖女心中难得有了真正的慌乱 。

    床榻一震,风流特工把妖娆美人扑在床上 ,愤怒的大手三两下就把薄纱红裙撕成了条。

    “好人 ,好乐天,别……让奴家用手给你泄火吧 。”

    啪的一声,乐天的大手在迷情的上一阵拍打 ,打得妖女哀哀低吟 ,波浪起伏 ,不得不口手并用 ,抚慰着膨胀欲裂的之根 。

    在迷情嘴中穿梭,香舌的卷缠虽然美妙,但乐天却已不再满足,两手先重重的在两团上用力一抓 ,然后猛烈的把迷情压在了床上,大毫不犹豫向前一插 。

    恐惧与快乐的呻吟在妖女舌尖纠缠 ,危急之中 ,她丰腴的臀沟用力收紧,玉腿紧夹,令乐天的之根有了别样的快感 。

    圆头在柔腻的上反复摩擦,棒身在滑如凝脂的腿缝间自如抽动 ,还有美妙臀沟的包夹 ,乐天狂野的欲火终于得到了几许满足 。

    男人的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妖女 ,乐天看着身下那层层叠叠的臀浪,好奇问道 :“小妖女 ,是谁把你身子弄得这么丰腴呀 ?说!”

    “咯、咯……好人儿,你吃醋啦 ?”

    迷情一边疏解着乐天的欲火 ,一边回眸一笑,百媚横生道:“奴家经受过圣宗的特训 ,所以处子之身会这么丰盈,啊……乐天 ,别……别往……里面插!”

    圆头刮开了处子之中独一无二的饱满,迷情虽然在哀求 ,却主动张开了玉门,大用力夹住了棒身 ,摩擦了好几下,幽香的春潮立刻沾满了,一片水色,靡销魂 。

    “哼 ,妈的,是谁训练你的  ,小妖精!”

    男人天生的占有欲受到了刺激  ,一掌下去,迷情的立刻肿起了五指红印 ,之巅的也遭到了痛并快乐的拉扯揉搓。

    “呀……弄死奴家了  ,啊……死没良心的!”

    痛到最狠一刻 ,迷情花房猛然一阵抽搐 ,处子蜜液被剧烈收缩的蜜肉挤压而出 ,喷洒在男人阳根与大腿之上 。

    千变妖女突然一翻身 ,乐天在下 ,她在上,两人都仰面朝天  ,重叠在床,“愤怒”的妖女玉腿夹得更紧,一耸,美臀开始连绵起伏  ,撞击男人的腹部丹田。

    略带一点儿狂暴的缠绵让乐天七窍迷离,但心中那点好奇以及那根男人的刺总是放不下 ,虽然被迷情全面控制,但他一手压在了美人上一手则探入了芳草丛中,准确地捏住了女人最为敏感的 。

    “啊喔……死没良心的  ,别……别揉了,再揉……奴家会忍不住的  。”

    惊人的艳光在迷情上流转 ,在失去控制之前 ,她不得不说出教中大秘密道:“好人儿 ,奴家身子从未被……男人碰过,调教奴家媚术的是魔妃,奴家的师娘 ,呀——”

    迷情的身子猛然弓挺而起 ,饱满的在上狠狠滑动 ,又一汪强劲的春潮激射而出 。

    “魔妃 ,你师娘,难道是魔尊的老婆 ?怎么江湖上没听说过此人  ?”

    王牌特工脑海立刻浮现出一个风绝世  ,妖娆惹火的无双尤物  ,对于女人,尤其是美丽动人的女人 ,他总是充满了求知的 。

    “魔妃永远是魔尊的影子 ,为魔尊奉献一生。”

    迷情僵硬的身子回复柔软,以最为舒适的姿式躺在乐天身上 ,话语飘出一缕情丝道  :“如果你成为新魔尊  ,奴家就是你的魔妃。”

    乐天的心灵感应到了妖女传达的情意  ,大手不由自主抚上了迷情桃形的玉脸,指尖轻轻游走,人生第一次对魔尊之位有了冲动 。

    “咯、咯……主人,让奴家服侍你吧  。”

    肢体与心灵在轻柔中紧密相贴 ,一会儿过后,妖女首先打破了和风细雨,不愿服输的她一个翻身  ,用一对豪乳夹住了男人,熟练地活动起来 。

    “咦  ,你连这也学过 ,也是你师娘教的?”

    “臭小子,你连我师尊的女人也敢打主意呀 ,不想活了 ,咯、咯……奴家训练时 ,用的木棒可比你这玩意儿大多了。”

    千变妖女朱唇一张,把穿过的“小”含了进去,深喉后 ,旋转了一圈 ,然后又缓缓吐出  ,随即香舌一卷,在与勾棱上舔吸扫动 。

    “呃……”

    乐天咬紧钢牙 ,这才止住了的冲动 ,对于妖女的“蔑视”他不由怒从心头起 ,意念一动 ,刹那暴涨两圈,前端更砰的一声又弹出了两寸  。

    “唔……好大呀  ,好人儿,你的宝贝好大 ,就是我师娘看到 ,也一定会受不了 。”

    迷情不是乐天女人里最美的 ,但却绝对是最懂男人心思的 ,销魂尖叫钻入乐天耳中,王牌特工不由得意无比 ,大意之下,突然遭到妖女的重重一夹 。

    “啊……小妖精!”

    猝不及防下 ,男人的终于被妖女强行挤了出来 ,噗的一阵靡闷响 ,白色弹了迷情脸上 、嘴边 、脖子上、香肩上  ,最后全部流入妖女紧窄柔腻的之内。

    乐天无奈的低骂让迷情得意无比 ,大获全胜的妖女张开檀口 ,先舔掉了乐天上残留的 ,然后两手一托,朱唇下沉 ,她竟然吸住了自己的 ,以最为靡的动作 ,把男人上的全部吸入了口中。

    一股火焰烧红了乐天心窝,他又发出了小妖精的惊叹  ,不待他二次发狂 ,妖女已抢先飘然下地 ,如虚似幻跃入了早已备好的浴桶之中 。

    第二天 ,监军府果然鸡飞狗跳 ,乐天猎豹般身影冲天而起 ,天神一般飞入了监军府,轻易来到了大厅门外 。

    厅内,一个肥头大耳,身穿官服的中年男人一见陌生人从天而降 ,立刻脸色大变 ,惊叫道 :“刺客!快来人呀 ,有刺客!”

    数十个守卫一拥而上 ,王牌特工只费了九牛一毛之力  ,转眼间 ,地上就躺满了人影;乐天收手而立,堆出了他此时最友善的微笑  ,不料胡监军依然连滚带爬,向里屋逃去 。

    “唉,真是个标准的狗官呀!”

    乐天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 ,随即飞身挡在了胡监军前面  ,他刚要强行让胡监军清醒过来,不料脚下地面一沉 ,露出了一个黑沉沉的洞口 。

    刹那之间,乐天大半个身子已落入陷阱 ,危急时刻,超级高手的真气轰然爆发,王牌特工下坠的身形半空一顿 ,紧接着升空而起。

    “砰!”

    乐天强行跃出了地洞 ,但头顶却诡异地出现了一个铁笼 ,他这一跃,正好自投笼中 。

    “哈 、哈……敢冒犯本官 ,来人呀 ,射死他!”

    胡监军瞬间神气活现 ,大吼一声 ,一排弓箭手立刻从暗处冒了出来 。

    利箭虽然密集如雨,但却被一片刀光挡住,乐天翻腕一转 ,一轮箭雨立刻掉头而回,一半箭手死在了自己的武器上 。

    “姓胡的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想死还是想活,自己选择。”

    刀光一收  ,冷酷的杀气充斥了空间,乐天随手把三王妃的信物扔在了胡监军面前。

    刺客的强大让脑满肠肥的贪官又面色如土 ,见到王妃权杖之后 ,他终于不再那么白痴 ,颤声问道:“你真是三王府的人,不是朝廷派来杀我的 ?”

    乐天又暗骂了一声白痴 ,不耐烦的道 :“要是朝廷杀你,会只来一个人吗 ?快把机关打开 ,连三王妃的权杖你也不认识了吗 ?”

    胡监军手掌一哆嗦,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时,一片森冷杀气凭空突现,室内的灯火猛然熄灭了一半  。

    “不能放,此人乃是三王爷的大仇人!”

    一群高手——超一流高手鬼魅般出现 ,人群两旁一分  ,一把充斥仇恨的鹅毛羽扇缓缓映入了乐天眼帘 。

    “方先生,原来是你在这儿呀 ,真是巧 ,呵、呵……难怪会有这么精妙的陷阱。”

    乐天似乎忘记了自己是扳倒三王府的元凶之一,不仅不紧张 ,反而像与朋友见面一般挥了挥手。

    “乐天  ,知道什么叫天堂有路你不走 ,地狱无门自来投吗 ?谣言一现 ,方某就有一种感觉 ,是你在背后捣鬼;果然不错,今日可以为三王爷报仇了!”

    方计失去了儒雅,他身后几十个流亡高于同样恨得咬牙切齿。

    “方先生 ,你以为这笼子就真能困住我 ?”

    “方某知道你厉害 ,不过你以为 ,今夜你能全身而退吗?”

    方计羽扇一抖 ,大厅外 ,月光下 ,又出现了五个人影 ,赫然正是昔日三王府十大高手中的五人 。

    强大的杀气有如惊涛骇浪,但却只在原地徘徊,一会儿后,乐天主动打破了沉默  ,更加悠闲道 :“方先生从来不是浪费时间的蠢人,既然愿意与我这样闲谈,看来咱们应该有可能成为朋友 ,对吧?”

    话语微微一顿  ,乐天随即又凝声叹息道:“以前大家是立场不同 ,正所谓各为其主,说不上什么私人恩怨;现在嘛 ,我们有了共同的敌人,我来这儿,正是三王妃的意思 。”

    “王妃还活着?我凭什么相信你 ?”

    “咯、咯……奴家出面担保可行 ?”

    夜空一亮 ,一袭半透明大红纱裙随风而至 ,迷情妖娆欢笑道  :“我圣宗与升云阁誓不两立 ,方先生不信乐天,应该信得过奴家吧,当日若无圣宗长老挡住升云阁护法 ,你们能全身逃出京城吗 ?”

    “迷首座也来了  ,方计多谢贵教援手之恩 。”

    方计领头向迷情行了一礼  ,随即羽扇一扬,话锋转变道 :“乐帮主说得对,两军相争没有私人恩怨,既然王妃已与乐天帮结盟 ,方某自不应该再为难乐帮主;来人呀 ,快给乐帮主打开机关 。”

    乐天悠然走出铁笼  ,他可不是傻瓜 ,知道迷情在方计等人心中也不会有多少信誉;这一切,只不过是方计等人自找台阶而已。

    人心很是奇妙 ,有了台阶可下,双方转眼间就杀气全消,亲密无比 ,谈判更是一拍即合  ,无比顺利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