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58 天鹅的世界

  Author :章延桦

  Issue : 总第 187期

  Provenance :光明日报

  Date :1996.11.20

  Nation :

  Translator :

  一

  访俄期间,我在莫斯科认识了来自贝加尔湖畔的俄罗斯老人斯杰潘,他请我到他家去做客。落座以后,一抬头 ,看到一个特制的大玻璃柜  ,占去好大的空间 ,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起身走近细看 。原来里面是禽鸟标本  :两只拥抱在一起的天鹅 。主人见我疑惑的目光 ,深情地说:“这是一个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

  “是的  ,这是30年前的事了 。那年冬天,我背着猎枪去打野兔 ,不知不觉来到一个芦苇塘边 。忽然看见一只硕大的天鹅在苇塘上空盘旋啼鸣  ,而在附近的水塘边,另一只天鹅在呼应着 。”老人讲到这里特地作了说明:飞着的那只体长1.5米左右 ,是雄天鹅 ,水塘边的那只体形较小,是雌天鹅 。

  “当时我感到奇怪 ,这么寒冷的天气,天鹅早就南飞了  ,为什么这两只不走呢?我往前走了十几步,只见水塘边的天鹅正扑棱着翅膀 ,挣扎鸣叫着,长长的颈脖伸向天空,可就是飞不起来 。‘大概是受伤了!’我想 。此时 ,我静静地站着  ,倾听着天上地下的对话 。天上的不时发出呼唤,似乎在说 :‘冬天来了 ,该走啦!咱们快走吧!’地下的似在回答:‘我飞不了啦 ,你走吧 ,别管我啦!’可天上的那只就是不愿离去 。见此情景 ,我想,不如把受伤的天鹅捉回家去,让它养好伤再说 。于是一步步向前走去。受伤的天鹅见有人来就惊慌地叫起来 。正当我伸手要把受伤的天鹅抱起来时 ,突然间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我眼前一闪,重重的一击  ,把我打了一个趔趄 ,差点摔倒 。原来这是雄天鹅为救自己的伴侣,一时情急,从天而降 ,用双翼扑击了我 。尽管我毫无恶意 ,可雄天鹅还在头顶上盘旋,我只好叹了口气,摸着火辣辣的脸颊 ,一步步地退着离去 。好心反而挨打,我并不生气  ,只对着天空说了声 :‘好样的!’

  “回家以后 ,心里总惦记着这两只天鹅。可是一连几天的暴风雪 ,使我无法出门。暴风雪终于止息了,气温降到摄氏零下40度。我冒着严寒来到苇塘边上  。这里到处是雪,水面完全冻结,除了呼呼的风声以外,听不到也看不到任何生机 。我心头一凉,直奔受伤天鹅的栖息地……啊 ,看到它们了,心底升起了希望 。可走近一看 ,我惊呆了:两只天鹅已经冻僵。它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雄天鹅用双翼护着受伤的雌天鹅 ,为它挡风遮雪 ,而它们那长长的颈脖,互相偎依着 ,交叉缠绕在一起 ,就像它们那不可分割的命运……我抱着一丝希望 ,小心地把两只天鹅抱回家去 ,给它们按摩身子 ,灌药 ,想尽了一切办法,可它们始终没有苏醒过来 。感于这两只天鹅的真情,我把它们制成标本 ,留作永久的纪念 。两只天鹅被严寒夺去了生命 ,它们是不幸的;可它们相拥相依永远安眠在一起 ,它们又是幸福的……”

  听完老人的故事  ,我久久地凝望着柜里的两只天鹅  ,眼睛逐渐模糊起来,在一片白雾中依稀看到两只天鹅苏醒了,复活了 。它们呼应着展开双翅 ,飞上蓝天,越飞越远,最后成了两个小小的黑点 ,消失在天边……

  二

  斯杰潘老人的咳嗽声把我从遐想中唤醒 ,我不好意思地向老人点了点头 。他见我对他的故事如此投入和动情,谈兴更浓了,于是又讲了第二个天鹅的故事。

  “这也是很早以前的事 ,也是发生在贝加尔湖畔的那片沼泽地  。这一年,春天来得比往年早 。冰雪开始融化,天气逐渐暖和 。一些候鸟陆续从南方飞来。可是 ,谁也没有想到  ,寒潮突然降临 ,北风呼啸,湖面又上冻了。有些刚飞来的候鸟又只好飞走,再找暖和的地方 。我背着鸟枪去打野鸭 ,在湖边转悠了好半天,一无所获 ,感到十分扫兴  。突然  ,从远处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啼叫声 :‘克噜——克哩……’我抬头一看 ,原来是一大群天鹅  。它们像一朵大白云似的在黄色的芦苇滩上空移动着 。我感到奇怪 ,几乎所有飞来的候鸟又都走了,为什么这群天鹅要留下来,这不是要挨冻挨饿吗?

  “这时 ,天鹅群刚好落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瞪着眼睛 ,想看个究竟 。只见天鹅在冰上行走着 ,互相呼唤着 ,聚集在一起。它们可能谈论 :这春天的冰层有多结实?这晚春的寒流会持续多久?冰封湖面,没吃的,怎么办……

  “突然 ,一只个儿特大的老天鹅腾空而起,可是它并没有飞走,而是利用下落的冲力  ,像石块似的把自己的胸部和翅膀重重地扑打在冰面上  。经过沉重的一击,镜子般的冰面被震得颤动起来 。接着第二次扑打 ,第三次……你看 ,它盯住一个地方一次又一次地扑打着 ,那样的认真,顽强 。

  “这时,别的天鹅被这行动惊住了。它们呆呆地站在那里,瞧着这位‘破冰工人’。只听得嚓——嚓—— ,冰层裂开了一条小缝,接着出现了第二条裂缝……冰面终于塌陷了 ,琥珀色的水珠冒了出来,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冰窟窿。这位顽强的‘破冰工人’沿着冰窟窿的边缘继续扑打着,水面在慢慢扩大。有一只天鹅也来帮忙了 ,接着第二只,第三只……很快整个一群天鹅 ,大约有百十来只,都投入了破冰工作   。它们干得那样齐心 ,那样欢快!水面在迅速地扩大着。湖面上不时传来阵阵‘克噜—克哩—克哩’的叫声,就像那激动人心的劳动号子 :‘弟兄们哪 ,加油!齐心干哪 ,加油!’

  “小小的冰窟窿终于变成了一块很大的水面。就好像听到谁的命令似的,所有的天鹅都同时结束了工作 。它们抬着头,挺着胸,在水里游动着 ,捕食着鱼虾 ,不时发出阵阵胜利的欢呼声  :‘克噜——克哩!克噜——克哩!’”

  说到这里,斯杰潘老人停住了,喝了口茶  ,然后深情地说 :“多么可爱的鸟儿啊!我当时离它们才三四十米 ,双手端着上了霰弹的猎枪 ,可是我却把猎枪挂到肩头 ,悄悄离开了湖岸 。从此以后,这枝猎枪一直挂在墙上,再也没有动过。飞禽走兽也和人类一样  ,有自己的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