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学金阁 > 现代精品 > 散文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妈妈住了下来 2013-04-22 14:26:56  发布者:phpcms  来源:本站
李廉凤

  接到了妈妈,便送她上山 ,和我一起住在四叔的山顶洋房里 。

  自从1940年 ,姐姐把妈妈从香港接去上海居住后 ,妈妈一直没有离开过上海,所以她这次的重访香港 ,已经隔了十二年。对她来说,香港的一切,她都不记得了。她之来,完全是看我和看她的外孙们 。

  可惜她跟明方没有办法沟通 ,而明方又正是一岁半那最天真的时期 。

  为什么不能沟通呢 ?那只能怪明方不会讲长沙话了 。但广东话在我们家太浓厚了,明方的父亲是广东人,带领她的工人是广东人,她在新加坡的婆婆家 ,住了五个月,逗她玩的是一群广东表姐妹 ,她亲爱的婆婆是广东人,抱着她洗澡的叔叔是广东人 ,四叔家的佣人全是广东人 ,她现在又住在人人讲广东话的香港,而她身边唯一非广东人的母亲,虽然是个湖南人,却会说南腔北调的广东话。那么  ,能怪她只会讲广东话吗 ?

  当然不能怪她 ,人家说 ,子无教  ,母之过也 。所以只能怪我没有想到她会有一天遇见外婆 ,而没有教她讲长沙话 。

  为了安慰妈妈,我跟妈妈说  :“去年爹爹来缅甸的时候 ,她也没讲过长沙话” 。言外之意  ,是说小明方对外公外婆,一视同仁 。

  于是 ,在客厅里,明方使出浑身解数 ,而所有的广东人都围着她笑 ,用广东话逗她翻跟斗 ,做鬼脸,唱“月光光 ,照地堂“ ,妈妈也只好跟着我们笑,却不知道我们笑什么。她说 :“我要是懂广东话,那有多好” 。

  妈妈喜欢抱明方,明方却喜欢自己走路 。怎么办 ?

  我只好逗妈妈讲家一的趣事 ,家一是廉敏的儿子,他可真棒 ,他的上海话当然流利 ,因为他的父亲是上海人 ,可是家一不但会讲长沙话,而且讲的是宁乡口音的长沙话,因为他的长沙话是跟外婆学的 。妈妈的疼家一,已超过祖孙的关系了,使我开始觉得 ,把妈妈带出上海 ,不一定是件上上之举 。

  在她到了香港的头几天里  ,妈妈只痛痛快快笑过一次 ,那是当我收到日华从曼谷的来信 ,他说“默可”机器自从美国派了技师来后 ,已修理好了,他天天在运用 ,“默可”要分出over-flow和 under-flow ,前者他速写为OF,后者UF ,恰巧明方的英文名字是Minfong ,可以速写为 MF ,那么 ,他说,明方若是有个妹妹,我们就叫她UF ,好吗?”

  我看了觉得好笑,便把这几句话讲给妈妈听 ,还解释了这几个名字的意思,妈妈起初听了,也觉得好玩 ,可是她把Under-flow 念了几遍后,忽然瞧着我笑,笑得十分痛快 。

  “这个名字不好”,她笑着说道 ,“下面流 ,下面流,多尴尬呀!”

上一篇 :狗儿回来了
下一篇 :时差与泡沫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