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混沌幽莲空间

第242章 连环坑

    “呵呵,小人精!”卢老爷子微微一笑,这回终于可以肯定简儿是“看明白”了  ,也不再刁难 ,从善如流地自己伸出了手 。

    果然!看着卢老爷子接下来的一连串动作,一抹了然出现在简儿的眼底 ,暗暗舒了一口气 ,还好她谨慎,要不这回可就着了这老爷子的道儿了。

    原来卢老爷子拿简儿拿东西的时候并没有直接拿起自己所指的那个摆在面上的瓷器  ,反而从底下又再拆搭了几个小东西,然后才将摆在面上的那个小碗儿轻轻拿了下来 ,然后再小心地将它放在了地上 ,这才示意简儿可以拿了 。

    看着卢老爷子这一连串儿流利的动作,简儿只是将眉挑高了些 ,似笑非笑地扫了卢老爷子一眼 ,半开玩笑地说了句:“老爷子 ,你这可不厚道啊!”

    “小丫头还不错!来,看看吧 。”被简儿这一说,卢老爷子也只是自得地一笑 ,摸了摸胡子夸奖了一句 。丝毫没有因为被抓了包而感到不好意思。

    这行就是这样,大家各凭本事 ,如果自己不小心着道,怪不到别人身上来,只能怨自己学艺不精,活该而已 ,但是如果真的有两下子 ,那么你将会赢得别人真正的尊重 。这里一切以实力说话,来不得半点假 。

    其实卢老爷子这套手法也属于古玩行当中常见的一种碰瓷手法 。这个手法的原理就有点类似于多米诺骨牌游戏 。

    就像多米诺骨牌游戏那样 ,只不过不同的是多米诺骨牌一般是使用木制骨制或塑料制成的长方开骨牌。玩时将骨牌按一定间距排列成行 ,只要轻轻第一枚骨牌 ,其余的骨牌就会产生连锁反应而依次倒下 。

    而卢老爷子的这套手法也是基于相同的原理  。他手上的那个小碗就相当于那倒下的第一张骨牌,如果拿的手法不对,那么其它的瓷器就立马会如同多米诺骨一样依次倒下。

    当然要想做出这样的局也是需要一点真本事的,要知道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技术活呢。不过要想这样的局成立,那也是得有一个先决条件的 ,那就是作为“第一张骨牌”的那个饵必须要够“鲜美”。

    因为在古玩行里有一个潜规则  。那就是一个物件儿只有人先拿到了手,或者是已经开始问价了 ,除非前一个人自己放弃,要不后来者是不能出声的 。哪怕你愿意出更高的价来买!如果你实在喜欢想收下的话,那也得等到别人交易结束再跟当时的物主谈 。

    所以很多人为了占这个“先机” ,看到中意的物件就会迫不及待地先将东西拿到手里来再说 ,这样一来就中了碰瓷者的圈套,要知道这剩下的瓷器一倒,你敢说倒之前它是整器还是本来就是碎瓷 ,毕竟这玩意儿是易碎品来着。但这对中招儿的人来说可就麻烦了,毕竟这整器跟碎瓷的价格那是一个天一个地的  。

    等卢老爷子将那个小碗放稳在地上后  ,简儿这才戴上手套轻轻地将它拿起来仔细看 。

    这是一个底款为“慎德堂制”的粉彩梅花盖碗,可惜的是这个梅花盖碗的盖已经遗失。算不是上是一个整器 。这个梅花盖碗的直径药为,足径碗为直口,圈足。内壁施白釉 ,外壁以粉彩装饰,纹样主题为折枝梅花 。辅以如意云头纹做的边饰 。圈足内施的也是白釉 ,红彩楷书“慎德堂制”双行四字款。

    “慎德堂”是清道光皇帝在圆明园内的行宫 ,署“慎德堂制”款的瓷器是道光皇帝的御用品 。

    简儿仔细看了款识 ,侧锋书写,字体秀丽 ,笔道如刀尖斜刻一样有力 。且书写工整 ,流畅。大方 ,无粘笔,在“慎德堂制”的制字上,衣字旁从上至下一笔写成 。这也符合这个款识的特点,所以这落款是没问题的 。

    只是不知为什么 ,简儿总是觉得这个碗有一点点让她觉得别扭 。而且更让简儿觉得奇怪的是 。为什么她总觉得这碗给她的感觉灵气实在有点太过稀薄 。

    要知道一般来说 ,能称得上是古玩的物件儿,其本身必定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因为这些东西往往是凝聚了制作者无数心血与精力的结晶,随着时间的推移 。制作者在上面所附的精力会形成一个非常独特的磁场 ,这种磁场是非常吸引灵力聚集的 ,并且随着岁月的推移慢慢沉淀下来 ,这也就是常挂在行里人口中的韵味儿。

    对于绝对大部分的人来说这种味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只是一种感觉而已,通常只有一些常年浸染此道的人才可以模糊地感觉到个一鳞半爪的。但是这其中不包括简儿 ,因为简儿对灵力实在太过敏感,所以这其中的不同,简儿很快就查觉到了。

    虽然已经尝到到东西不对,但是简儿并没有急着将这个小碗放下 ,反而更加专心细致地查看了起来 ,因为她想找出到底是哪里让她觉得不对。

    因为戴着手套  ,所以简儿手指的灵敏度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现在可以依靠的只是她的一双眼睛了 。

    嗯! ?等等 ,这个纹路是……

    简儿的眼睛可跟常人不一样 ,她眼睛的灵敏度可比常人强得太多,就算是一些非常细致的东西也很难逃脱她的目光 。

    为了确定自己的感觉,简儿的手尖跟着一道线慢慢地走了起来 ,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

    低头专心于自己手中小碗的简儿没看到,随着她的动作 ,卢老爷子居然也坐正了身体,特别是当她的手随着那道线开始滑动时 ,卢老爷子的表情慢慢由一种隐含得意的放松到现在变得严肃起来。

    简儿并不知道 ,卢老爷子现在心底的震惊 。因为简儿手上这只底款为“慎德堂制”的道光年间粉彩梅花盖碗的原主人正是这位老爷子 。而这老爷子也曾经差点儿就在这只碗上栽了跟头。

    所以卢老爷子太清楚这只碗的每一个细节了  ,这只碗只有底是对的 。也就是说这碗是接了底的高仿 ,而简儿手指走的那条线正是接底的线条所在 。但是这个高仿的制作者实在太厉害了  ,当年卢老爷子拿到这只碗的时候都差点没发现他接底的那个痕迹 ,因为它是接得如此自然 ,仿佛浑然天成,本身就是一体 。

    甚至卢老爷子也是拿着放大镜仔细看了很久之后,才在一个细微处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破绽。而且令卢老爷子觉得讽刺的是,这个破绽的存在按着他的分析可能是那位制作者故意留下来的 ,如非如此,卢老爷子可能还真把它当成真品了 。

    而简儿呢  。卢老爷子注意到简儿目光最开始并非是落在那处破绽处 ,想到这里,卢老爷子浑身一震 ,怪不得老宋那个滑头将这小丫头当成宝似地看 ,就这眼力,换成是自己也得点个赞。

    当简儿的手最后停止在卢老爷子发现的破绽处时 ,眼睛一亮,这下子终于完全确认了下来 。

    轻轻将碗搁回了卢老爷子面前 ,然后道  :“很漂亮,丫头长见识了!但是丫头学识浅。看不好!”

    “哈哈哈哈,”卢老爷子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丫头谦虚了,不错 ,你真的很不错。再走走吧,估计老头子这摊子上你也没什么可以看得上眼的了 。”

    望着简儿 ,卢老爷子欣赏的目光再也不加掩藏,现在就是他也真的喜欢上这个小丫头了 。就这眼光,毒 ,真是够毒 ,不比他们这些老家伙差了 。

    而且除了简儿的眼力 。更让卢老爷子满意的是简儿的心性 。要知道刚开始的时候  ,卢老爷子根本没想过简儿居然可以从这个套中走出来,看似简单,但其实卢老爷子这回做的可是连环套 。

    最开始的碰瓷 ,最是这个套的第一层而已  。因为人通常都会有一种惯性的思想 ,做这个套一般放的“第一张牌”都会是一个好吃的“鲜诱饵” 。因为谁都知道。一般当人们拿起这个诱饵的时候 ,这个诱都会是安全的,倒下来的那些个物件那是大头 ,当然如果简儿在这就犯了错 ,那后面也就不用说了。

    但如果这第一个套被发现了 。卢老爷子下的第二个套就要发挥作用了。因为为了证明倒下的物件儿里面有好东西 ,一般情况下这“第一张牌”通常一定会放上“好牌” 。而这就是人们思维会出现的一个盲区,因为一般人绝对不会想到这放的第一张“牌”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第三个套就是这件瓷器本身。是如果这件粉彩梅花盖碗是个整器的话可以人们还会再多仔细看看 ,但它现在本身却是有残缺的,因为它少了盖 。这一“少”反而将人的目光给转移了 ,当一个缺陷足够大时,其它的小瑕疵反而容易被人们忽略掉。

    可是说卢老爷子挖的这个坑就是一个连环坑。只要一个不注意,就会陷进里面去 ,爬都爬不出来 。而简儿表现出来的冷静  ,不受干扰,甚至没有一丝浮躁实在不是她这个年纪的人能够具备的,就是自己引以为傲的大孙子也不一定有这份心性。

    所以卢老爷子也就不再试探了,他摊子里是什么货色他清楚的得行,既然已经知道自己想知道的,再玩下去也没意思了。

    轻轻拿起简儿放回的碗,卢老爷子将它放回原位 ,然后又在下面的“基座”上摆弄了几下 ,就笑着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并示意简儿可以离开了 。

    看着卢老爷子那流畅的动作 ,简儿黑线,这老爷子该不会是想再继续埋这连环坑吧 ?就是不知道到时倒霉的人会是谁了,不过 ,这跟她没关系 ,不是吗  ?

    撇开简儿这边不说  ,随着场子里各种“意外状况”不断的发生,大伙也感觉到了其中味不对了,开始的浮躁慢慢消失,行走间变得愈加谨慎起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