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爱情文章>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末代爱情

作者 : 来源  :网络文章 时间:2007-08-02 09:58 阅读 :

八月的那个中午 ,窗外的檐雨有节奏地滴着 ,清脆而忧郁,如同雯讲给我听的那个故事 。

我和雯生活在同一座小县城,之前却无缘相识;倒是现在 ,在这座拥有几百万人口的春城 ,我们相识了 ,因为航。雯和我的好朋友航在世博会之际来到昆明 ,孤男寡女的,我用寻常的目光猜测 ,他们是一对恋人。雯看上去很爱说话 ,并且很认真 。但透过她的眼镜 ,我察觉她眼里隐藏着一丝不易捉摸的忧郁 。因为是朋友的朋友  ,所以没过多久 ,我们就熟了 。

那天中午  ,航有事出去了 ,我和雯在北站一个小旅馆的房间里闲侃。雯说 ,我们喝茶去。我觉得航不在,我和她出去不大好  ,推辞着;但经不住她的固执的邀请 ,只好去了。

小雨稀稀疏疏地下着,有点凉 ,但不冷 。我们走进了小旅馆对面不远的茶楼  。在有屏风隔着的茶间里 ,我们坐了下来。这里很安静 ,透过蓝色的玻璃窗朝外望去  ,城市一片朦胧。我推开窗 ,檐雨的声音很有节奏地响在下边的街面上,如同有人在私语。

我们喝着茶  ,嗑着瓜子,聊着闲话 。有音乐轻轻地响了起来 ,是《雨滴》 。内心如同被细雨打湿着  ,我们一时没有说话 。雯看着窗外 ,一动不动 ,像失恋的木偶 。

我说,你是不是有心事 ?

雯扭过头来,看着面前的茶杯 ,目光沉沉的  ,仿佛跌进了过去的时空 。她说,航是不是什么时都对你说?

我笑了笑 ,说,不一定 ,比如你们的事。

她说 ,我们没有故事。

雯的眼睛里的忧郁更加深沉了 ,她说,你愿意听一个故事吗 ?我的故事 。

我知道,雯是要告诉我一些事了  ,虽然,现在我还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跟我说 。

我说,你说吧,我听。

于是 ,在这个忧郁的城市里 ,在忧郁的雨声和忧郁的音乐声中,我聆听了一个忧郁的女孩讲述了一个忧郁的故事 。

我的老家在四川 ,爸爸六十年代到了云南  ,在现在我们生活的那个小县城里教书 ,永远定居了下来。我的妈妈从前在新疆工作  ,不知什么原因他们结合了 。我出生在新疆 ,我的幼年是在新疆度过的 ,因此我既是云南人 ,又是新疆人和四川人。童年生活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 ,只有从初一到现在的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 。

刚上初中时 ,我的姨娘家的儿子阿凯从四川转到我们学校读高一  ,就住在我们家 。我唯一的姐姐已经到东北读大学去了,在家里没人跟我玩  ,很孤独。因此家里添了一个表哥 ,我心里很高兴 。表哥个子高高的 ,脸上轮廓分明,很帅气,有点像电影里的那个高仓健。他对我特别好 ,他虽然是姨娘的独生儿子 ,在家里娇惯得不得了  ,在我们家里 ,对我却是百依百顺。淘气的时候,我要他喂我饭,在我头发扎蝴蝶结,给我画像 ,帮我揍坐在我后面扯我头发的男生,他都依我 。那时候我还小 ,爸爸妈妈看我们如此要好,心里也很高兴,星期天常常让我们出去玩 。

你知道 ,我们那个小县城地方狭窄 ,四周的山很高 ,没有什么好玩的,但我们还是玩得很开心 。风和日丽的日子 ,我们到山顶上放风筝 、网蝴蝶、捉迷藏 。表哥常常摘野花来扎成一个漂亮的花环 ,戴在我头上 ,牵着我转啊 ,转啊 ,说我像个小新娘 。我好兴奋啊,吊着他的脖子 ,要他背我“回娘家”去 。表哥真的背起我,如飞般跑着,我伏在他的背上 ,惬意地闭上眼睛 ,感觉就像舒适地躺在蓝天白云里的风筝上 。

表哥几乎什么事都依我 ,就是在学习上从不由我耍小性子。有一次我要他给我写家庭作业 ,他不肯,说他帮我写了我还是不懂 。我说你不给我写我从此就不理你了,他说如果我再叫他给我写作业他从此就不理我了  ,说着就坐得离我远远的 ,做出不理我的样子 。我再不敢叫他给我写了 。

我说这些婆婆妈妈的事 ,你有兴趣听吗?雯说。

我在听呢,我说 。

我说这些,只是要你知道  ,我和表哥是多么的好。雯说   ,既然你不觉得厌烦 ,我就接着说吧。

读初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有时候站在镜子面前看看自己,也自以为是 。那时侯我们班上的大多数同学都很穷,那些从乡下来的女生  ,虽然也好看,但是头发焦黄 ,一年四季老穿那么几件衣裳 ,而我 ,有自己喜欢的裙子和高跟皮鞋。那时有一个电影叫《红衣少女》 ,很流行的  ,所以在同学中流行红衬衣  ,而我就有好几件 。十六岁的女孩子 ,有些事 ,不用别人教,不用看书 ,也就懂了 。班上有些男女同学在悄悄写信 ,传纸条  ,有时还一起去看电影 。曾经有几个男生也悄悄地把纸条放在我的文具盒里 ,要我跟他好 。我嗤之以鼻 ,没正眼看他们一眼 。他们怎么比得上我的表哥呢 ?我一想到表哥,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如果他写一张那样的纸条给我 ,我会多么高兴 。

初中三年就要过去了,在这三年中,我几乎没有过烦恼,一直都很开心。这一切,都是因为有表哥 。是表哥使我的内心绽开出了美丽的花朵。家里人都不大关心我在想些什么 ,只要我的成绩好 ,他们就心满意足了。爸爸是教高中历史的,文化修养很深 ,他的案头  ,放的尽是《史记》、《资治通鉴》一类我看不懂的书 。他平常不爱说话,没事喜欢躲在自己的书房里写写文章。妈妈在县政府上班,生活像钟摆一样很有规律,下班之后,做饭 ,织毛衣。我们放学,吃了妈妈做的饭 ,就开始复习功课 。我的成绩在班上数一数二的,但爸爸要我考的是地区重点高中 ,压力就大了,地区重点高中在我们县一年只招收十来个人,全县这么多考生,这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还难呢 ,我只好没日没夜地学啊,学,很多课余时间就这样被书本夺去了  ,现在想来真是遗憾 。

中考前的一个星期天 ,学校为了调节一下学生的情绪 ,组织初高中毕业班的学生去郊游 。那天我和表哥都起得早早的  ,收拾好行装出了门。表哥在路上悄悄问我:雯雯 ,你跟不跟大伙一起去?我说你呢?他说  ,不去 。我说,好 ,我们改道,到别的地方去。结果我们遛到了远远的河边。夏天的河水 ,涨水的时候很大 ,没涨的时候却浅得很,河心也只能没过我的膝。那几天都没涨水 ,所以水很浅 。虽然是早上,还有点凉 ,但我们都异常兴奋  ,把鞋子脱了 ,坐在河边的大石块上 ,把脚伸进水里 ,轻轻地搅。我看见表哥攥着一颗小石子 ,在旁边的石头上画着  ,眼睛望着河水出神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文化衫,下面穿着草绿色的大军裤,腰上系的也是军用皮带。那年月,女生流行红衬衣 ,男生流行军装。我听表哥说他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军人 ,初中毕业那年他偷偷报名去参加体检,但却被姨爹揪了回来,因为姨爹和姨妈都不想让自己的独生儿子当兵 ,所以表哥的军人梦就永远只是一个梦了 。我走过去 ,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接下来的情景我只记得个大概了 ,我要表哥永远不离开我,一辈子和我在一起 。表哥说别说傻话  ,我们马上都面临着人生命运的大考 ,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把学习搞好  。我说无论怎样 ,你都不能离开我  。

那天我们在河边玩了很久 ,但和往常不一样 ,很少说话 。从那天开始 ,我发现自己变得淑女起来  ,成熟了,会想事情了,我想了好多好多的事情 。
我知道十六岁的女孩应该是矜持的女孩儿 ,可在表哥面前我怎么也矜持年起来 。我把双手吊在表哥肩膀上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的心飞了起来 ,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对我展开了笑脸。考完试之后,分数先后发了下来 ,我和表哥的结果一样  ,表哥未能考上大学 ,而我离重点高中还差三分  。爸爸去给我查过分数,说作文写得太烂,竟在及格分以下。平常我的作文在班上是数一数二的 ,参加全省初中生作文竞赛 ,还得过二等奖,我想一定是改作文的那些老头子老妈妈太呆板,因为我把我和表哥一起在河边的那段美好回忆写下来了  。知道分数那几天 ,我跟着爸爸妈妈愁眉苦脸 ,后来我却反倒高兴了 :因为表哥也没考起 ,姨娘决定让他再在我们学校补习一年。

假期里 ,爸爸到省里参加一个研讨会 ,妈妈也下乡去了,家里就变成我和表哥的自由天地了 。爸爸妈妈临走时要我们学会照顾自己  ,还要复习课本 ,不要把学业荒废了。我们都答应得干干脆脆,等他们一出门 ,我们就开心得又是笑又是跳 。我们早上一起上街买菜,做饭吃 ,中午打球 ,下棋,看闲书 ,晚上看电视,打牌  。日子过得自由自在。无聊的时候,表哥就讲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给我听 ,或是做鬼脸逗我开心 。有时候,他不小心使我生气了 ,我就用拳头使劲捶他的背,连我的手都感到疼了 ,他依旧面不改色,笑嘻嘻的 。

那天晚上,我们闹够了 ,我又吊着表哥的肩膀 ,要他背我 。表哥背起我  ,在屋里转啊,转啊 ,直到头都晕了,我们还愉快地笑着,忘乎所以。这时候,门开了,爸爸开门走了进来。他看见我们这样子 ,表情极为难看。一句话也不说。表哥把我放下来,我们站在那里 ,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以为爸爸要说什么,结果什么也没说 。这一晚风平浪静 。

第二天 ,妈妈回来了。晚上吃过饭,爸爸妈妈把我和表哥叫来站在他们面前  ,他们的表情就像七月里那山雨欲来时的天空 。爸爸说,你们都是大人了 ,玩的时候应该自重一点  ,不要让别人看着没出息。妈妈说,阿凯,开学时你搬到学生宿舍去住 。这么大的人,多少应该学会自立了;再说 ,我们也想让雯雯安静些  ,她也要上高中了 。表哥怔了好一会儿,说,我听你们的就是 。我说 ,妈,你们不能让表哥到学生宿舍去住 ,我去过,那里是那么脏 ,那么臭!爸爸的脸色更加阴沉。他说  ,轮不到你说话!

从我记得事起 ,爸爸从来没有用这种态度对过我 ,我的眼泪很快流了出来 ,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我抓住表哥的手 ,大声地对爸爸妈妈说,不管你们怎么样,反正不能让表哥走!表哥也紧紧抓住我的手,对他们说 ,我可以去学生寝室住 ,但是请你们别误会,姨爹姨妈 ,我知道雯雯还小,我不会欺负她的。妈妈气得一下坐在沙发上 ,爸爸的脸扭曲得变了形。他一把把手里的书摔在地上 ,怒吼着叫我们跪下 。我们跪下了,却是大义凛然地。现在想来 ,那时的情景 ,就像那个刑场上的婚礼般庄严  ,或者是琼瑶小说的某个情节再现 。实际上 ,我们的故事和琼瑶小说一样如出一辙。

那天晚上 ,我和表哥都挨了很重的打  。我的身上到处都是血印,但我没有哭。接下来的几天里 ,我没有和爸爸妈妈说话 ,他们对我与表哥也看得很紧 ,不给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一天我在沙发上拾起我的一本书 ,发现里边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雯雯,对不起 ,是我让你挨了打,现在还疼吗 ?我感动得要哭 ,表哥 ,他一直都记挂着我!我马上回房写了张纸条:不,表哥,是我让你挨了打,你还疼吗  ?然后找机会放在了他的一本书里。后来我看见表哥发现了那张纸条 ,表情和我一样激动 。他抬起头瞅了瞅我 ,我看见他的眼睛深深地陷了下去。我好心疼!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 ,闹钟已经走到了两点,我还是一点睡意也没有 ,我真想找表哥说说话啊  。我小心地起了床 ,轻轻地遛到了表哥的门前 。透过门缝 ,我看见里面的灯还亮着。这时门无声地开了  ,表哥在里面小声说 ,进来 。我靠在他的身上,闭上眼 ,泪水浸湿了他的胸口。真的 ,我一直爱着表哥 ,我在他面前透明如水,我想什么我要做什么他都能知道 。而他于我  ,却像一本诱人的经典著作 ,蕴涵着永远的魅力 。我和表哥近在咫尺,而那天晚上 ,我们却经历了分离和相逢所带来的大悲大喜。以后的日子,我感受到了太多时光的变幻莫测  。我在小闹钟前数着时间缓慢的脚步,我在和表哥的对视中经历着日月如梭 。
那年 ,我就在原来的学校读高中 ,表哥补习。表哥住进了学校的学生宿舍 ,我们单独见面的日子随着学习负担的加重变得越来越少 。偶尔在走廊上遇见 ,我们相互凝视片刻  ,就轻轻地走开,那是我们在用心灵进行最真挚的交流。那凝视的目光里,囊括了这样的语言 :你过得还好吗?想我了吧 ?记住 ,要开心 。

日子在一天一天地走 ,我们的爱在一天一天地加深。我把我对表哥的爱,浓缩在一本厚厚的日记本里 ,放在了最隐秘的地方 。有一天 ,在走廊上,表哥悄悄塞给我一张纸条,我读了之后  ,感动得要哭了,那是一首小诗 :
我爱你
可是我不敢说
我怕我说了
我马上就会死去
因为你是我的表妹啊
我亵渎了你
就算是我这样想
也该死
我不怕死
但我怕我死了
再没有人会像我一样爱你

四月,中期考试过后,有几天假期 。我骗爸爸说是要到同学家玩,偷偷和表哥跑到了离县城四  、五公里远的绿湖去玩。
绿湖虽说叫湖 ,其实只是一个池塘。绿湖的水很绿,周围长满了绿绿的杨柳 ,像一张绿床。湖边有一只小木船 ,是唯一的一只,租一天五块钱 。我们交了钱 ,迫不及待地上了船 ,摇摇晃晃地把船划到了湖心 ,然后停下来,让船随波荡漾。那真是一个美丽的天气!水、树 、阳光 ,一切都是那么迷人 。天上,白色的云朵静静地悬着 ,像漂浮在天空中的小白船 ,湖面上 ,水波粼粼,好多灰色的野鸭自由地划着小浆 ,看到我们也不躲  。表哥说,你坐好 ,我给你抓一只上来,说着脱了上衣,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有些野鸭扑扑地被惊飞了  ,表哥也没了踪影 。一会儿 ,表哥从水里冒了出来,手里抓住了一只毫无防避的野鸭 。原来他是在搞偷袭 。他单臂游到小船边 ,把鸭子递给我 ,向我做了个顽皮的鬼脸 。上了船,表哥用衣服擦着头发上的水 。阳光下,他的黝黑的皮肤晶莹闪亮,显得更健康了 。野鸭在我手里扑扑乱飞 。表哥说 ,等会儿我们把它烤了 ,做我们的午餐。我沉默了一会儿,说,还是把它放了吧,你看它们在这水上自由自在地游着 ,多美 。然后把它丢进了水里 ,它一下子就跑得远远的了 。
你说的故事很美啊 ,我插了一句说。
是吗?雯说 ,既然是故事  ,它有美丽的一面 ,必然就有美丽的另一面 。还是接着说那天的事吧。

在船上  ,我们的话题自然转到野鸭的身上来。我说,它是多么幸福啊,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水面游泳 。可是只要有人去破坏它 ,它就会担心受怕了 。表哥说,是啊 ,就像我们 。

那天我们说了好多话 。表哥说 ,他读完大学就娶我 。我说,不管时间怎么改变 ,我对你的心都不会变 。如果你哪天不要我了 ,我就一个人悄悄跳进这湖里,把自己埋在这里 。表哥拉着我的手 ,动情地说 ,永远不会有那天的,雯雯 ,相信我 。我靠在表哥胸前 ,我们紧紧相拥  。

蓝天作证 ,白云作证,杨柳作证,碧水作证  ,野鸭作证,船儿作证 ,我的十六岁的爱情,是纯真的  ,是永远不变的!
又一个黑色的七月来临。表哥依旧未能考上大学。得到这个消息 ,表哥已经回了四川 。那时候没有电话 ,更不用说手机  ,爸爸发电报去了四川。本来事情都安排得很妥当了 ,因为四川录取分数线高 ,怕表哥考不上 ,所以几年前爸爸就把表哥的户口转到云南来了 ,想不到还是做了无用功!那方马上回电报来 ,要求立即把表哥的户口转回去,因为姨爹在银行工作 ,他要提前退休  ,这样表哥就可以接替他的工作 。这意味着,表哥不来云南了!我和他的爱情,是不是就这样断了线了呢 ?忧伤的七月,我坐在我家的屋顶上 ,在日记本上记录我思念的文字。七月的天空真蓝啊 ,蓝得像深邃的大海;七月的阳光真烈啊 ,烈得像火;而我的心,却像秋日绵绵的雨季  ,有谁能知道我的心在下着雨  ?我想表哥 ,在遥远的四川 ,他也一样想我吗?他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心里在下着雨 ?不行 ,我必须给他写封信!想到写信 ,我才发觉 ,这么久了,我还没收到表哥的信啊,为什么 ,为什么他不给我写信呢 ?我匆匆写好信 ,寄了出去 ,然后就是长长的等待  。等啊,等,眼看着开学的时间要到了 ,我还是没收到表哥的回信。我真想亲自跑到四川去问问表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是 ,现实不允许我这样,首先,是我没有钱 ,去不了,然后 ,我要读书 ,已经开学了 ,而且,我并没去过四川 ,那些地址对我来说完全是陌生的。怎么办 ?怎么办?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 ,我和表哥的朋友,我们班的航 ,也就是你的好朋友转给了我一封信 。

雯雯 :
给你写了这么多封信,你为什么不给我回信呢?我想是信弄丢了吧 ,不得已,我请航转了这封信 。他是我们的哥们,我相信他 。
我想你。每天晚上,我想你不能入睡;每个白天 ,我又困得睡不着。每天我都浑浑噩噩 ,茶饭不想  。没有你的日子,我怎么过!
家里人都知道我跟你的事了 ,是我对他们说的 ,我说我要娶你  。可是他们像姨爹姨妈一样 ,不同意。他们只说了这样一个理由:近亲不能结婚 。他们说我是他们的独生子,不希望我的后代是一个傻子。我说我不要孩子 。任他们怎么劝 ,我就是不理 。现在,我已经在银行上班了 ,是爸爸硬压给我的,本来我想当兵的,但他们依旧不准 。

我现在很忙 ,过一段时间等我忙过了 ,我就来看你 。

吻你 。阿凯 。

原来表哥一直在给我写信,可是我为什么没有收到呢?也许是爸爸妈妈给我藏起来了!我去问他们,他们不承认 ,说没得到过什么信  。但是 ,我不相信 ,他们肯定是把我的信藏起来了 。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只有以后小心一点了  。

开学了 ,我升入了高二。那天晚上 ,爸爸拿出一大叠信,放在我的面前 ,对我说:这是你的信 ,阿凯写来的,我和你妈妈已经看了 ,都是一些污七八糟的话 。现在,我当着你的面  ,把它烧了 。我是要告诉你,那种事情不可能!第一,你还小 ,什么都不懂;第二 ,你的任务是读书  ,第三 ,阿凯是你表哥,也就是说,他和你有很深的血缘关系 ,不管怎么说 ,你们都只能是兄妹 ,而不可能有别的什么关系。这几点你必须明白,如果你要一意孤行,那么 ,我只能是白养你了 。

我一扭头 ,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把门闩上,眼泪像决堤的河流 ,汹涌而下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这样!没有什么原因 ,我只是喜欢表哥 ,难道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吗 ?

表哥在四川做他的银行职员,我在云南读我的书 。可是我想他  ,每天想 ,每夜想 ,每一个时候想,想得都精神模糊了 。我知道爸爸妈妈依旧会截我的信,所以一切都由航在中转 。每一个星期,我就会收到他的两封信 ,而我 ,依旧一个星期给他写两封信  。有时候,我们的信只有几句前人的诗 ,我写“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他就回“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写卓文君的“一别之后,两地相悬 ,只说是三四月 ,谁知又五六年……”,他就回李之仪的“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是那些信啊,紧紧地把我和他的相思连在了一起!
时间真是一条永远流淌的河啊,转眼之间流到了我的高三 。那个五月的中午 ,我正在教室里上课,突然脑子一阵晕眩  ,一种梦境般的感觉涌进了全身 。表哥站在教室门口 ,笑盈盈地望着我。那一刻晃若隔世 ,所有的一切都被定格。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老师在  ,手里的书依旧拿着  ,我走了出去。有同学在窃窃私语  ,我也没有在意 。跟在表哥背后,我像一只木偶 ,呆呆的  ,呆呆的 。
学校后面是一排整齐的烈士墓。烈士墓周围,苍松翠柏 ,鸟语花香。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里 ,我们紧紧相拥  。我的泪水静静地从脸颊上滑落下来,打湿了表哥的肩膀 。

没有说话,有什么可说的呢?还有什么要说的呢  ?千言万语  ,都凝聚在了深深的拥抱里。那一刻 ,我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什么是幸福 ?幸福就是久别后的重逢,就是你爱着的人同样的爱着你。

然后,表哥捧着我的脸  ,仔细地端详了良久 ,说  :你瘦了 ,可是你长大了 。
我深情地看着他的眼睛 ,没有说话 。我愿意就这样一辈子看着他 ,直到我们都老去 。
我没有告诉你我要来,是要给你一个惊喜。表哥说。
我知道 ,我说 ,我知道你要来的,如果你还不来 ,我会死去 。
表哥把我拥得更紧了  。
表哥 ,搂紧我,别放开 ,我知道  ,一放开 ,你会走了 ,你会在我的眼前消失的 ,现在我是在做梦!我喃喃地说 。
雯 ,看着我  ,表哥再一次捧起我的脸 :这不是梦 ,这是真的 ,我就在你面前,看着我 ,看着我……
我堵住了他的嘴,用我的唇 ,用我的泪 。

那时候的阳光该是最温暖的吧 ,风该是最和煦的吧 ,草该是最柔软的吧,而我 ,该是最幸福的吧  。那片浓荫 ,那些浅草 ,那些叽叽喳喳在树丛中欢唱的小鸟 ,是我幸福的见证者啊 ,你们看见了吗 ?我把我十八岁的青春 ,十八岁的爱情,十八岁的身体 ,给了我面前的这个叫凯的男人 ,我心甘情愿  ,无怨无悔!山无棱 ,天地合,我的心 ,不会变!

第二天,表哥走了 ,悄悄地来 ,悄悄地走。我理解他 ,他是一个人,一个社会的人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尘世的事羁绊着他;在这样一种时候 ,他仍然把我放在心上,我还会有什么苛求呢 ?


上一篇 :爱上彼岸花   下一篇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熬过去,我们结婚
·结婚五年,重逢爱情
·当他真的离开...
·如果相爱 ,就结婚吧
·女人为什么要结婚
·冷却的咖啡
·来生,还比你快…
·似是自作多情
·如果你愿意,我将陪你到老
·不做爱情批评家
·爱情有时就是如此简单
·请抱我走出家门
相关短文
·爱上彼岸花
·分手就不要让对方难过
·有一种美叫做放弃
·谁说等待是一种幸福
·爱情打油诗
·相爱是一场意外
·你会爱我多久
·恋爱亦如此干净
·真正爱你的男生
·别让深爱变成一种痛
·爱情究竟有没有输赢
·鸡肋爱情应该锲而不舍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阅读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