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怜才类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 :清代名人轶事正文 怜才类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韩慕庐先生

    韩文懿公英,字元少  。家故贫,能力学,性嗜酒  ,有李太白风 。其为文也 ,原本六经  ,出以典雅 ,不蹈天崇决裂之习。补博士弟子员 ,以欠粮三升,为奏销案黜革。旋冒籍嘉定 ,拔取后  ,又以攻讦除名。应吴邑童子试 ,题“系狂者进取”一句(或云“其在宗庙朝廷”一句),邑宰见其文 ,以为不通,贴文于照墙  ,不取。时海寇作乱,苏郡中有驻防兵来守。韩公家居娄门,其屋尽被圈封 ,为屯兵之所,其装折尚欲著房主办理。公既无居,益落魄不偶 。迨昆山徐大司寇乾学来苏 ,方夜寝,有门生候于门者,争诵公之文,以为笑柄。徐闻之 ,急问公姓氏,曰:“此文开风气之先,真盛世元音也 。”次早,即命延见,收为门生 ,遂引入都中 。援例中北闱乡榜。康熙癸丑会状连捷,官至大宗伯 。噫!韩非徐不足以为师,徐非韩不可以为弟 ,诚千古知己也  。

    ○韩慕庐推重朱竹 ?

    韩慕庐宗伯?  ,以诸生被斥。壬子应京兆试,以第一人中式癸丑会状。虚心好学,至老不倦 。尝语人云 :“吾贵为尚书,宁如秀水朱十,以七品官归田  ,饭疏饮水 ,多读数万卷书耶  。”

    ○朱文端公救舒文襄

    乾隆乙亥 ,阿逆既投诚。舒文襄公赫德时任定边将军 ,请将其家属分置苏尼特等近地,以为羁质。纯皇帝大怒,谓其分散骨肉 ,有伤远人之心  ,命近侍封刀斩之 。朱文端公闻命,排扉而入,请召对,力言人材难得,舒某虽一时过虑 ,然平日办事勤慎,请援议能之典。上曰:“命已下逾日,恐难追转。”公奏曰:“即命臣子成麟追之 。”上可其请 。公出  ,谓其子曰:“追不及,汝勿返也  。”成麟故勇往 ,即于马前割袍前襟 ,驰骑而往 ,甫至潼关 ,卒追前命而归。时傅文忠公告人曰:“朱公诚仁者之勇,是日虽恒百辈 ,终无济于事也。”

    ○纪文达虚心

    乾隆丙子,纪文达公以扈从道出古北口 ,偶见旅壁一诗 ,剥落过半 ,中有“一水涨喧人语外  ,万山青到马蹄前”二句 ,公奇赏之。壬午顺天乡试,公充同考官,得朱子颖孝纯投诗作贽,则是联在焉。因叹针芥之契,果有夙因 。后公出督闽学,严江舟中赋诗云 :“山色空?淡似烟 ,参差绿到大江边 。斜阳流水推蓬望  ,处处随人欲上船 。”尝语子颖,谓此首实从“万山”句脱胎  ,人言青出于蓝 ,今日乃蓝出于青 。此固骚坛佳话,亦可见前辈之虚心盛德  ,不没人长也 。

    ○裘文达待士

    裘文达公奖励后进,凡人一善一长揄扬不置 ,虽素不识面,隔数十年犹称道不忘  。惟闻人背后谤议 ,必面折之曰 :“尔胜他的好处何在 ?”

    ○其二

    裘文达公名曰修,江西新建人 。公赐宅在内城石虎胡同 ,构一轩名好春 。退直所憩,宾客门下士往来者,于阍人悉不关白 ,径入此轩。若已退直,则公必在轩左右 ,若待客矣。一日值岁小除 ,诸人咸诣轩,与公饯岁 。忽司阍者至公侧耳语 ,公大笑曰 :“户部堂官岁尽分饭食银两,亦不可告人耶!”即命挈一囊至,泻出之,皆库贮大锭两五十 。公数坐中客若干 ,令各怀其一 ,曰:“诸君年事大窘 ,聊以分润耳 。”数不足 ,复命入取之,遍给乃止。公食指既广 ,又宾客常满座,值窘乏,亦时时断炊。一日过午,尚未具食 ,坐客有愠者 ,公觇知之  ,即出语曰:“诸君他日皆饫天厨、颁尚食之人,岂矜矜于裘某之一餐乎 ?且主人亦尚未食 ,不独客也 。”客意乃解 。乾隆帝眷公 ,时得召见,公奏事毕 ,则必言各衙门人才,曰:“某人勤 ,某人干事 ,某人擅文笔 。”是以公在部及掌院日,翰林诸曹司迁转最速 ,由公推毂勤也  。时公房师大学士蒋文恪公溥 ,亦极爱士 ,肯为寒素地,有揭荐牍来者,悉馆门下 ,未尝拒一人,其掌书记者 ,即公所引入。一日 ,公入朝 ,遇文恪公 ,公曰:“有一孝廉在都候选 ,所学极优 ,师留之乎 ?”文恪唯唯 。公知文恪性阔达  ,宾客多寡,皆不甚措意 ,明日 ,遣一仆径送孝廉入文恪邸第,属仆曰 :“第送诣某书记厅 ,云‘昨已面语相公 ,相公属留客耳。’”仆致公命出,书记某即挈孝廉巡历厅事侧两廊,见屋比栉  ,悉客馆 ,内一室门独启,遂径入,见榻上亦有卧具 ,遽命仆撤出 ,贮厅事中 ,语孝廉曰:“君行李至 ,即安置此 。但出 ,必须键户,慎勿启也 。”又一要语相属 :“君虽馆此 ,实无一事 ,不妨日出游行 ,然必须饭毕始出 。日两饭  ,亦无邀客者,但闻长廊口有高唤者曰 :‘饭具矣!’即速诣厅事食 ,迟则不及 。”孝廉遵其约,每日饭毕即键户出游  ,约计复当饭,则又归。岁值五日 、中秋日 ,及岁尽前数日 ,即有老仆从三四辈挟巨囊至 ,遍入客馆,见一卧榻 ,即置朱提一封 ,标其函曰 :“岁?” ,为数五十 。若旁有卧榻 ,则贮一小封   ,为数四  ,以犒从者。孝廉居文恪邸二年 ,选湖北一县令始去,在邸日 ,未尝一为事,亦未尝一面文恪 。盖疏节阔目如此 ,然无碍其为太平宰相也  。

    ○姚文僖轶事

    姚文僖公官内阁中书时 ,常至阁取历科状元殿试卷观之 ,日必书卷一本。嘉庆己未科大魁天下  。论者谓“殿试卷字,为本朝状元之冠。”公秉性刚直,尝以事忤某协揆意,殿试时某适阅卷 ,匿其卷他处。仁和孙补山相国士毅觅得之,必欲置之前列,谓“此卷写作俱佳,摈之何以服人 ?”某不得已 ,改置第九本,进呈御览 ,特拔第一。此固由于天定 ,而相国怜才之意亦可感也 。公时艺绝高,初为广东主试(嘉庆庚申) ,所取文皆古淡,通榜无人登第  。继为福建主试(辛酉) ,乃降格取之 ,遂有登第者。后为山东主试(丁卯),皆取才气发皇之作 ,登第者独多 。自谓取士后盛于前,取文则前胜于后  ,常以为憾。

    ○陈句山典试

    陈句山太仆 ,文章德业为世儒宗,典试分校所得士,皆天下英俊 。其典湖北试也,书榜毕,监临范中丞灿谓公曰:“楚有谚云:‘若要好  ,看黄孝。’”今黄冈 、孝感 ,中式人多,众所膺服 。后所取士张梦杨等五十三人,登甲榜者十之六七  ,是科落卷 ,公一一别其纯疵 ,明白批示。发卷后,下第士子多来求见,公指以要领 ,各得其意以去 。有刘龙光者 ,闻公讲论,感激欣喜 ,至于泣下 ,次科联捷成进士,历官御史 ,终其身执弟子礼。公尝赋《书榜》诗曰:“千枝烟桦欲烧空 ,淡墨先题后押红 。要好由来看黄孝,拔尤适得五人同 。”(前五名皆黄冈、孝感县人)

    ○阿文成用人

    阿文成公屡膺挞伐 ,平定绝域 ,其拔擢人才,或于散僚卒伍 ,以一二语赏识,即登荐牍 ,故人皆乐为之用。兴将军奎,以将校从事,公奇其貌,曰 :“此将材也。”因与之副将札 ,命其攻克某岭,即日克捷,其后卒为名将 。如王述庵司寇昶、韩桂ぎ司寇{山封} 、百菊溪制府龄 、朱白泉观察赓额,皆以微员赏识 ,其后皆为卿相。闻其于军务倥偬间,惟于幕中独坐,饮酒吸烟 ,秉烛竟夜 ,或拍案大呼 ,愀然长啸,持酒旋舞 ,则次日必有奇策。其驱使将士 ,如发蒙振落。其成功者或奖以数语  、或赏以糕果 ,而其人感激终身,甘与效死 。其薨数日前,自知死期,于其诞辰,置酒作乐终日 ,训其子孙 ,励以纲常名节 ,曰 :“余从此长诀 ,不复训教尔等矣!”病笃时,将其兵书诗文稿 ,尽命焚之,曰 :“无以此误后人也  。”卒后 ,往吊者见其厅第湫隘 ,居然儒素,较之当时权贵万厦巍然者 ,薰莸自别  。比之李文靖厅前仅容旋马者未为过也  。

    ○吴六奇

    吴六奇,浙人 ,少负大志,家奇贫 ,落拓乞食,冬日袒身行市中,英爽如故。查孝廉伊璜奇其人,尝加周恤,公深感之 。后仕粤西,桂王时尝有功,至总兵官。投诚清朝 ,随平南王可喜,屡擒海寇有功 ,荐至提督。孝廉尝以与修伪史故,株连狱中 ,几不能免死 ,公特疏为之解救 ,卒白其冤 ,因聘查至粤中 ,厚为赠赆以归。其署中有峻石,高数丈 ,查爱之 ,摩挲抚惜 ,因醉题绉石,次日遂失石。及抵家 ,石挺立其庭中,盖吴潜使人运至矣 。今越中传为佳话云 。

    ○张文端代作诗

    王文简公士祯,诗名重于当时,浮沉粉署 ,无所施展。张文端公英 ,时值南书房,代为延誉  。仁皇帝亦素闻其名 ,因召渔洋入大内  ,出题面试之 。渔洋诗思本迟滞,加以部曹小臣乍睹天颜,战栗操觚,竟不能成一字 。文端公代作诗草 ,撮为墨丸 ,私置案侧  ,渔洋得以完卷 。上笑阅之曰 :“人言王某诗,为丰神妙悟,何以整洁殊似卿笔 ?”文端公谢曰:“王某诗人之笔,定当胜臣多许 。”上因命文简改官词林 ,因之得置高位。渔洋感激文端终身 ,曰 :“是日微张某 ,余几作曳白人矣。”

    ○姚亮甫识赵学彭 东河县丞赵君学彭,武进恭毅公五世孙也 。兰阳之役,姚亮甫中丞夜出视工员勤惰 ,见君悴且寒  ,慰之曰 :“才不可恃,此为腥膻地 ,有才者尤当慎。”君对曰:“学彭先恭毅裔 ,职虽卑,家法不敢逾  。”中丞解衣衣之曰 :“李制军世杰 ,即由丞ヘ起家,君勉之矣。”上官如姚公 ,下吏如君 ,皆足为今之从政者法 。

    ○平湖张金镛

    平湖张金镛  ,督学湖南 ,奖诱后辈特勤 。才思稍异 ,即召至后堂 ,赐酒食笔墨,劝之勤学 。放黜者有佳句,辄标举之 。科试录遗才 ,得王?运卷 ,惊曰 :“此奇才也!他日必以文雄天下。”急延见称勉之 ,且曰:“湖岳英灵 ,郁久必发,其在子乎!”一时才俊 ,争愤于学,至今儒生谈海门先生故事,辄欷?感叹。海门,金镛字也 。金镛好吟诗 ,日袖诗草韵书索句,客座舆中不辍 。有贵官迎饮  ,礼貌肴馔有加,金镛终饮不言 。贵官怪之,使客间问 ,金镛曰 :“是日适改一诗未就,无他也 。”其诗根柢既厚 ,又苦思研炼而出 ,佳者殆不减昌谷、武功。今录其《赠剑行》曰:“君不贻我金错刀   ,我不报君青琼瑶。吴钩三尺脱囊赠 ,引杯欲醉风萧萧。雌霓潜光月昏黑,一星荧然ㄦ寒碧 。天下今无万人敌 ,拂拭霜痕三叹息 。金槽琵琶拉杂声 ,银河烛短孤花青 。朱丝{?鹿}Λ飘兰缨  ,哀歌那顾四座惊 。六州之铁铸神器,上有模糊百夫泪  。读史空怀许国心,论交忍负平生谊  。剑乎!剑乎!世间奇士多风尘 ,学书不就徒逡巡。袁公下视粲焉笑,何不佩汝持照身。山鬼彷徨不敢语  ,玉龙怒吼铜杯雨 。莫将溪水淬芙蓉 ,夜凉恐向秋空舞。”又《春晓曲》曰 :“金猊微触帘钩动 ,钗玉低横鬓云耸。一奁水冷镜中鸾  ,黼帐香浓绿鬟重。十二层城仙梦回,碧天如水春雁来 。栏干瑶露滴成雨 ,楼前桃花开未开  ?”又《春夜曲》曰 :“玉绳迟迟莲漏长 ,画帘风细吹衣香 。碧环无声半臂冷  ,红丝绣罢双鸳鸳 。蛾眉敛黛唇脂冻 ,香颈低徊翠钗凤 。欲落不落银灯花 ,欲成不成绮帷梦 。”又《宣府》曰 :“隘害雄三辅 ,京师枕背区 。峰高连大翮  ,地险厄飞狐 。落日平沙迥,秋风废垒孤 。豹房歌舞处 ,一例没青芜 。”其二曰 :“昔在明中叶 ,年年此用兵。人姻今巨镇,烽火旧边城 。雉堞残山接,雕弓晓月明 。琵琶怜塞女 ,对客作秋声。”又《固关》曰:“一步分燕晋  ,重关{山截}で开。山随云北去 ,人与雁西来 。客鬓霜前短,乡心马上催 。承平严锁钥,好葺旧烽台  。”

    ○毕制使客 镇洋毕秋帆制使沅,怜才好士,为风雅主盟,提挈寒? ,不留余力。署中游客常满  ,俱见优待 。一夕 ,公潜至馆中,视客所为 ,有客焚香而祝曰:“家贫母老,无以为生 。远投毕公 ,求荐馆席,今来数月,犹未得栖枝 ,幸垂怜悯。”翌日 ,公延客入曰 :“荐祢之书,仆非敢吝 。念君家有老母  ,未可远离。”袖中出五十金曰 :“稍备资斧 ,助君归装。”又出一书,属带致某银号,且曰  :“勿作殷洪乔故事 。”客未餍所求,悒怏而返,银号中书弃置箧中 ,亦不省记 。是日偶检得,念为公所托  ,亲致之。号主人询其来历,具言归自毕公署,兼述谋馆未得 ,意甚颓丧。主人阅书毕  ,举手贺曰  :“制使馈君千金,存仆处作母,岁以子金资薪水,今而后可无事远游矣  。”客始闻而惊,继而喜 ,喜极而感 ,泪涔涔下,不能止。归家设公长生禄位 ,朝夕膜拜 ,终其身不衰 。

    ○钱文端之知人

    秀水钱文端公陈群 ,有知人鉴 。诸城刘文正 ,初释褐时,以所业就正 。公谓文正房师王楼山云 :“吾贺子及门得伟器,他日令仆才也 。”金坛于文襄 ,方为孝廉,来谒 ,公即大赏异之 。刘文正及钱塘梁文庄  ,俱以笔法自诩 ,公曰:“二君毋高自位置,会看贤郎跨灶耳 。”后文正子文清相国 、文庄子山舟学士,果濡染家学 ,八法冠时 ,碑版大书 ,照曜四裔 ,不必如大令自誉,而书名突出二公上。文端幼贫甚 ,隆冬早起读书 ,灶无宿薪 ,汲井水盥手,肤为之坼。未弱冠,依人京师 ,佣书糊口,冬无裘 ,入市以三百钱买皮袖 ,自缀于袍 ,钞纂益力 。逾数年,旋里 ,课两弟读书于南楼 ,去梯级 ,缒绳送饮食 ,岁除始一下楼 。如是者二年 ,学大进 ,遂以文字邀异遇,高官大年,席宠累代 。高庙南巡 ,公扶杖迎銮  ,御制诗至有“江浙大老”之目 ,可谓荣已  。回忆童牙孤露 ,饥寒逼人 ,虽寤寐中当无此冀望 。士之匿影蓬荜  ,憔悴谋生者 ,观于公 ,无自戚戚也  。

    ○石学政典试江南

    顺治十年  ,江南学政石公申 ,登试案迟迟不发 。既而谓诸生曰 :“余苦心力索 ,得三状元 ,是以迟滞 。一昆山徐元文,一吴县缪彤 ,一长洲韩<香分>。”石公召韩谓之曰 :“子文元气浑涵,如玉在璞中 ,其光必发。然光焰太藏,不在其身,将在其子孙乎 ?”后徐、缪两人俱中状元 ,韩以青衿终其身 ,其子?果中癸丑状元 。始知石公巨眼,文有定评如此 。

    ○尹文端督两江 尹文端公继善总督两江时 ,年才三十,人呼为小尹。海宁杨守知,素知名,晚以道员候补江南,尹奖慰之甚厚。杨抚鬓曰 :“蒙公盛意  ,惜守知老矣 。夕阳无限好 ,只是近黄昏  。”尹曰 :“否 ,否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杨出语人曰:“不谓小尹吐属敏隽乃尔  。”又有王主簿者 ,司守行宫 ,得句云 :“愧我衙官无一事,宫门持帚扫闲花 。”尹异之 ,遂加奖拔 。

    ○陈楚产除夜觇士

    陈楚产号五不,读书甚苦,寄食砚田三十余载 ,齿逾知非 ,始补弟子员 ,随捷两闱,筮仕莱阳令 。时值除夕 ,欲觇莱俗与楚风同异若何 。徒步出郭  ,所见烘垆戏鼓、爆竹黏吟 ,比户皆是 。行至效墟 ,忽闻茅屋有书声出,潜窥之 ,见一士子与其妇,坐拥败絮 ,一读一纺 ,青灯荧然,色甚凄瘁,夜向午矣 。陈殊叹异 ,即还署,呼役舁酒面肉米相饷,并赠以诗曰:“破灶无烟火  ,寒门蛛结丝 。斯人今日事,似我少年时。”元旦士子来谢,则童生观光也 。时楚产尚艰嗣 ,立迁其家于署内 ,饮食教诲如子者数年 ,亦成进士 ,官至粤东司臬。楚产累官知府,适为其属 ,观光执弟子礼不改  。在莱之日  ,麻城接壤豫省 ,其里人言先辈好文爱士 ,必举此事为称首。

    ○来文端之知人

    文端公来保,为乾隆朝宰相,生平最善相马,一时有九方皋之目 ,然其知人之明 ,亦有不易及者  。文襄公兆惠 ,微时甚贫窭  ,生未逾月,父母俱亡 ,育于姑家 。七八岁时 ,已长大如成人,力敌百夫。偶过市 ,见群不逞聚殴一人 ,兆勃然挥拳奋击,皆披靡鸟兽散 。方欲追击  ,一道人从后掣其肘 ,即随之去 。至西山深处一茅庵中,留教拳勇 ,且口授以兵法 ,半年乃归,姑以为已死也 。既而入营,就步粮 ,为街卒 。文端兼摄步军统领 ,见诸卒泼水不过寻丈间 ,兆独远及数十丈外,异之,呼与语,甚戆 ,命鞭之 ,如击马 ,大呼曰:“性耐刀锯耳 ,不堪鞭?也 。”文端见其状貌已奇之 ,闻言,益大异,令明日至府面试。挽强命中 ,挥刀运石 ,力大无穷 。与谈行军纪律,侃侃而言 ,动中?要 ,文端益大喜。次日入朝 ,见上叩头贺曰 :“臣为国家得一奇士 ,街卒兆惠,其人虽微贱,真大将才也 。”即日召见 ,命之射,九发皆中 ,立授一等侍卫 。后平定西域,数建大功。

    ○林文忠契张亮基

    铜山张督部亮基,初以中书从王文恪公治河工。适林文忠谪襄河务,独契公 。时公尝却河弁馈金三千 ,文忠密识诸简,未以告人也 。逮公为永昌守 ,文忠方由西域赐环,授滇督 ,公道谒焉 ,文忠欢甚 ,出手籍记却金日月 ,公忄矍然异之  ,盖不复省记矣 。公之清恐人知 ,文忠之求贤若渴 ,殆未易于今人中求之(按文忠尝疏荐公云 :“其才胜臣十倍  。”宣宗始知公可大用,文忠之识公实基于却金一事) 。

    ○林文忠折服龚定庵

    龚?瑟人名振都下 ,朝贵倒屣交迎 。而口若悬河,每及当世事 ,纵横陈说,四座皆喑 ,与之诘难,鲜不辟易者 。一日觞于某贵人第,座有林文忠 ,定庵席次 ,谈天雕龙之辩 ,风起泉涌,众唯唯,而深厌苦之 。酒数行 ,坐客有言部胥多奸人者,长喟不已,文忠笑曰:“君何易视奸人乃尔?而以若辈当之 。”某曰 :“何谓也  ?”公曰 :“子真未知之乎?吾与子言奸人 。夫奸人者   ,言人所不敢言 ,为人所不忍为  ,如公孙宏期年化俗 ,尚以为迟;安石万言书 ,自拟伊 、傅;秦桧‘我有二策可以耸动天下’之类是也 。盖辇毂之前  ,人文所聚 ,而彼辈乃大言不忌 ,自信之坚如此 ,亦非真有过人之材也,不过见当时人材脆薄 ,学识猥陋,故肆无忌惮 ,挟其术以沽名猎位 ,眩其学以动众惊俗 ,一旦得志 ,殃民生而败国是  。如此辈者,行逆而险 ,行伪而坚 ,老成谋国 ,在所必诛者是也,此之谓奸人 。君恶得以区区刀笔吏为奸人哉!”言已 ,满座改容称善 。定庵颇自矜持,闻者谓非文忠森严耸切之论 ,未易折服之云 。

    ○名臣留意人才

    昔读武进张皋文编修茗柯文 ,书左仲甫事  ,有曰 :“余同年友仁和汤吉士金钊告余曰:往岁北来 ,道出凤颖 ,往往询其民人繇俗,有刑狱不当,赋役无节者 ,民曰 :‘非霍邱左爷来,谁与办之 ?’有风俗乖忤,水旱冤抑者,又曰 :‘非霍邱左爷来  ,吾属不安枕矣。’”云云。又大学士左公宗棠,请饬史馆为桂超万立传 ,疏曰  :“道光十七年  ,臣宗棠会试北上,道出栾城 ,偶游城市 ,见知县桂所张示谕  ,劝民耕种 ,并示以种植木薯 、棉芋之宜 ,以及备荒之策  ,甚为详备 。询之居民,皆言令之爱民出于至诚 ,其洁清自矢,为从前清官所未有 ,心窃异之。”云云。霍邱、栾城之循卓 ,不待复言 ,而汤 、左二公,当骑驴觅举  、手无寸柄之时 ,驿路偶经 ,即留意人才如此 ,儒臣识量,名相襟期 ,肇于此矣  。

    ○曾文正知人

    近世士大夫 ,多称曾文正公能知人 ,非妄语也 。江忠烈公忠源 ,初谒公于京邸  ,既别去 ,公目送之曰 :“此人必名天下 ,然当以节烈死。”时天下方无事 ,众讶其言之不伦 。后十余年 ,忠烈果自领偏师 ,战功甚伟,嗣殉难庐州。公东征时,沪上乞师  ,公奏请以今相国合肥李公赴沪,而以参将程忠烈公学启从 。临发 ,公送之登舟 ,拊忠烈背曰:“江南人誉张国?梁不去口,君去亦一国?梁也 ,行闻君克苏州矣 ,勉之 。”李公至沪,由下游进兵  ,自青浦昆山转战至江苏省城,拔名城 ,殪大憝 ,虽尝借助英法兵 ,而西人独推忠烈功,为淮军诸将最 ,其声威殊不出张忠武下 。嗣克嘉兴 ,先登,中枪仆地 ,卒不救,其以死勤事,亦与忠武同。盖升平之际,物色人才 ,危急之秋,激昂忠义,精神所感 ,诚至明生 。文正儒臣,岂有相人术哉!呜呼!洵天人矣  。

    ○朱暝庵流寓长沙

    朱暝庵流寓长沙 ,尝岁暮贫甚 ,榜诗于门曰 :“申椒零落菊英残 ,从古潇湘作客难 。连日市门三尺雪,更无人记问袁安。”时威毅伯曾国荃方家居,闻之叹曰 :“文人至此 ,我辈之责也!”急造访,赠钱十万  。至除夕 ,复榜门曰:“羔酒笙歌饯岁时 ,蓬门苔瘦得春迟 。苍生莫问安危局,我且无聊尔可知 ?”有告巡抚者,巡抚怒 ,将追逐之 。或解之曰:“名士狂态固尔 ,不足责 。”巡抚笑曰 :“名士!名士!能辟谷乎?”暝庵闻之,又为诗曰:“名士原无辟谷方,贵人休替达人忙。冰山有我天公在 ,胜似人家沈部堂。”

    ○张文达之爱士

    庚子回銮后  ,惟京师学务 ,办理差强人意。先是,京师本有大学堂,庚子之乱 ,生徒星散 ,至是,长沙张百熙被命管学  。公夙负学界重望 ,苦心孤诣 ,锐意兴学,礼聘桐城吴挚甫先生为教长  ,阳湖张鹤龄副之 ,网罗一时名流殆尽 。开师范  、仕学、译学 、医学四馆 ,继又开进士馆豫备科 。自是 ,五方秀士,鳞集黉塾,文学彬彬振朝野矣 。文达后因清廷疑忌,不得展其怀抱 ,乃辞学务一切差使  ,改任邮传部尚书。与侍郎唐绍仪 ,因用人事不相能,遂郁郁一病不起。张为人宏达爱士  ,能容纳众流,没后 ,士林争悼惜之。如皋冒广生挽以联云 :“爱好似王阮亭 ,微闻遗疏陈情 ,动天上九重颜色;怜才若龚芝麓 ,为数揽衣雪涕 ,有阶前八百孤寒  。”盖纪实也。论者谓文达离学务而任邮传 ,本非素愿  ,推文达之心 ,始终不能忘情于苦心缔创之全国学务耳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清代名人轶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清代名人轶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代名人轶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 ,请 点击这里 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