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瑞安武侠短篇系列 那一刀所划过的光芒 , 不是流星 ,而是太阳 。 这是一柄七寸长的刀 ,薄 ,而锋利 。 刀柄有纹 ,鱼鳞般的纹 ,没有雕龙 ,没有刻凤 ,因为这刀是用来杀人的 ,不是摆出去供 人观赏的。 执这柄刀的手,白皙而嫩  ,好像没有了掌纹。这双手很纤瘦,但指骨骨节凸起 ,指是尖 而削的 ,指甲有半圆的白晕:一双尖秀巧俐的手! 而这双手曾弹过琴 ,拎过棋 ,写过书,画过画,如今这双瘦瘦的手 ,却会以四只手指夹 着这柄刀 ,闪电一击,刺人敌人的咽喉,绝无虚发 。那四只手指,拇指按在刀柄的木纹上, 食指横架在刀柄下 ,中指居于刀柄的中部,无名指轻拈刀柄之未,稳定了那柄刀 ,瞄准了那 柄刀,肯定了那柄刀以后 ,一出手,刀快如电,已插入敌人的咽喉!这四只骨节突露的手 , 就钳在刀柄上 。刀柄有鱼纹 ,因为这样始能抓得紧些 ,稳些 ,不是为了好看 。所以刀柄是檀 木做的 ,没有缠丝 ,没有系绢 。刀是用来杀人的。 刀是用来杀人的,所以刀必须要锋利。它的刀嘴斜斜地弯了上去 ,刀锋仅仅是那么海天 一线 。刀的光泽是纯亮的,然而它竟有一层难以觉察的邪恶的蓝汪汪与微黄的光  。那是刀的 凝点  。刀一到了主人手上 ,刀身便乍亮起一面令人无法展目的光泽 ,隐伏着一种茫茫然恶毒 而又神圣的寒芒 。刀的凝点是薄而锋利的刀身,刀的焦点是刀尖 。 刀是用来杀人的 ,所以刀必须要锋利 。所以它薄得竟然微微自颤着 ,它的用处生存在速 度上,它的速度只生存在一刹  。一刹间这人的手没有了刀 ,刀锋划过气流,藏身于气管与食 道之间 。这人平常拿着这刀柄反复抚弄着 ,但除非必要 ,否则手决不离刀,所以刀也极少存 身于人之咽喉 。 这是一柄七寸长的刀 ,薄 ,而锋利;出手一刀 ,生死立判   。所以持刀的人绝不轻易出 刀 ,接刀的人也绝不愿意失手 。刀是锋芒,它依赖忍耐的鞘套。只是当忍耐的鞘终于套不住 的时候,于是节骨凸露的手拔出了刀  ,露了锋芒 。 刀锋一露,杀气大盛 。一切的事物都突然静止了 。那敌人盯着这柄刀 。刀,七寸 ,薄而 锋利。出手一刀,绝不失手。那是一个劲敌 ,掌心汗涌如泉 。刀,微微地嗡动着 ,烈日下 , 竟浮摇着七色的异彩。手。出奇地稳定,稳定着一千万年的稳定 。那劲敌望着这把刀。太阳 很烈 ,兀鹰盘旋 。那劲敌望着这把刀 。一击不中,全盘崩败  ,那劲敌的手粗而厚 ,如铁镌的 树干 。刀薄而细  ,但绝对足以致命 。四指按在木纹上 。如果黑手是代表整个江湖的邪恶势 力 ,这双白手,不,这把亮晃晃的刀  ,可又代表着什么 ? 太阳喘息地赶到后山,俯首洗去仆仆风尘 ,柔和地灯笼在黑夜的苍穹里。刀 。白手与黑 手。这柄刀微颤  。刀一出手,急如闪电,刀锋破风。此刻正是风高之时,刀入咽喉,必切断 气管与食道 。有人能杀一千个人 ,却绝对避不过这一刀  。黑手能接得下吗? 这是薄而锋利的刀 ,明丽而凄艳,刀一出手  ,势如惊虹 。风急 ,月西斜,刀要何时才出 手呢?那双黑手,是否能接下这柄刀 ?刀会不会很精确地  ,割裂了皮肤 ,进入了肉体 ,贴着 气管与食道,摄杀了魔鬼的灵魂呢 ? 刀光一闪! 刀已出手! 让未知成为事实 。 稿子一九七一年,高二作品。 校于一九九0年三月四日再见祖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