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级兵王

正文 第2149章 恢复

    魔就是魔,喜欢掌控一切 ,越是做不到的事情却偏要去做  ,认为这个世界上沒有做不到的事情。无论是用什么样的手段  ,那也是在所不惜  。

    中野美羽在叶谦的面前 ,就如同他手中之物,任他予取予求 ,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听中野美羽说完  ,叶谦的嘴角不由的勾勒出一抹笑容 ,一抹得意的笑容 ,忽然间伸手抓住中野美羽的衣服   ,用力一扯 ,顿时 ,只听“噗嗤”一声,中野美羽的衣服被撕碎 ,胸前的两座山峰顿时的暴露在叶谦的面前。

    叶谦微微的笑了起來,眼神里的那股魔性越大越强烈。中野美羽羞愤难当 ,可是 ,却沒有闭上眼睛 ,而是狠狠的瞪着叶谦 ,一言不发 。眼神里有着强烈的恨意和不屑  ,也有着一丝的胆怯和害怕。始终 ,她还只是一个女人 ,无论她平常有多么的坚强 ,多么的强硬 ,此刻 ,都不可避免的露出女人的弱点 。

    看到中野美羽的眼神,叶谦的心里猛然一颤,顿时觉得自己的脑袋里无比的胀痛 。“啊……”叶谦大叫了一声,一把推开了中野美羽  ,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脑袋 ,蹲到了地上。中野美羽不由的愣了一下 ,诧异的看了叶谦一眼,被叶谦的举动弄的有些茫然了,不明白为什么忽然间好好的叶谦怎么会变成这样  。

    中野美羽的眼神 ,仿佛在一刹那之间激发了叶谦心里那唯一的一丝丝的人性 ,在叶谦的脑海中 ,人性开始跟魔性战斗着 。这让叶谦觉得自己头疼欲裂,脑海里不断的出现各种各样残酷而又血腥的画面,又不时的浮现出林柔柔、秦月等女的温柔  ,二者在不断的战斗中 ,就看谁才能够占据上风。其实,说到底,都只是叶谦的内心再战斗着,自己的善性和魔性在做着对抗  。

    被叶谦的举动弄得有些云里雾里的中野美羽,诧异的愣在了那里 ,竟然有些忘记自己的身上还沒有穿衣服。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看到叶谦这样子 ,她似乎又有点觉得叶谦此刻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所以,才会这般的难受。她心里甚至浮出一抹奇怪的想法 ,难道刚才所有一切行为 ,并不是真正的叶谦 ?想到这里,中野美羽走上前去  ,问道 :“叶先生,叶先生 ,你怎么了?”

    女人就是这样奇怪的动物 ,刚才还对叶谦恨之入骨 ,不甘受辱,可是 ,如今看到叶谦这样,却又主动的凑了过去。女人的心思 ,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猜透的 ,根本就无法捉摸 。

    “滚开!”叶谦一声怒吼,一把推开了中野美羽。此刻的叶谦,正在进行着剧烈的抵抗,用自己那仅剩的一点点善行  ,去试图将魔性压制下去   。中野美羽这样的凑过來 ,无疑是一种干扰 ,会激发叶谦身体内的魔性。而且,叶谦那仅存的一点善行也告诉她 ,不能让她靠近自己 ,否则 ,一定会被自己伤害到。

    看到叶谦那赤红的双眼 ,中野美羽不由的愣了一下,吓得后退了几步 。叶谦眼神中的那股戾气让她觉得害怕 ,从心底升起一股恐惧的感觉 ,从头一直凉到了脚,恐怖异常。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 。此刻 ,她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上沒有穿衣服 ,慌忙的捡起被叶谦撕碎的衣服裹在自己的身上 。可是 ,她却并沒有离开 ,还是待在这里。

    叶谦体内的善性和魔性做着最后的抗争 ,让叶谦越发的难受 ,头痛欲裂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忍受 。就在这时 ,忽然间,叶谦身体内游走出一股气劲,温和  ,犹如春日的阳光 ,瞬间的游遍叶谦的全身 。顿时,叶谦觉得自己舒服了很多  ,如沐春风 ,那种感觉无比的舒畅,周身的毛孔都仿佛张开了似得 。

    那一刹那间,叶谦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魔性被压制下去 ,那种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叶谦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刚才的一番激烈的战斗,着实的让他疲惫不已。

    叶谦脑海中不由的愣了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  ,就要被魔性完全占住的时候 ,一股温和的气劲游遍全身 ,顿时的将那股魔性给压制下去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忽然 ,一阵灵光闪过,叶谦忍不住暗暗地想道 :“难道是……”

    除了这个  ,他根本无法想到还有其他什么可能了 。不错,就是当初叶谦在东北灵龙寺所遇到的那个老僧给自己的气劲 ,就是这样的感觉 。当初  ,自己也是因为看到了无字碑差点走火入魔,是那个无名老僧救了自己,当时的感觉跟现在是一模一样 。可是 ,那个无名老僧所灌输在自己体内的气劲,不是已经被自己糅合成了螺旋太极之气吗?如何又能够独自的窜出來 ?叶谦有些无法理解 。

    其实他又哪里知道 ,当初那个无名老僧所灌输给他的气劲,虽然并不是很多,但是 ,威力可是不小  ,乃是正宗的佛门真气 ,遇强则强  。当初被叶谦糅合成螺旋太极之气,那是因为跟叶谦的身体内的气劲所对抗,采取的一种中和的办法 。螺旋太极之气为什么会有很强的恢复力  ,就是因为这股佛门气劲。

    平常的时候 ,它隐藏在螺旋太极之气中 ,显得并不十分的突出。可是 ,刚才叶谦差点入魔 ,这股气劲又顿时的窜了出來,帮助叶谦摆脱了这个困境。

    叶谦试了一下 ,不由的一阵欣喜 ,自己的经脉虽然还沒有完全的复原,但是 ,气劲已然可以在身体内游走而不受任何的阻挠了。就算在沒有入魔的情况之下 ,叶谦也可以驱动体内的气劲了。这对叶谦來说 ,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这就等于叶谦已经彻底的摆脱了心魔,以后就算不入魔 ,自己也一样恢复了功力了 。

    只不过 ,叶谦不知道的是 ,自己已经无意间练成了道心种魔  。道心种魔 ,最后的根本也只是由魔入道 ,只不过,燕平秋并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 ,所以 ,他知道前面的,却不知道后面的 。叶谦先入魔,又由魔入道,已经算是成功的练成了道心种魔了 。

    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觉得充满了力量  ,叶谦的嘴角不有的浮现出一抹笑容 。自己的功力恢复了,似乎还有一点超越从前 。虽然叶谦不止一次的说过  ,即使恢复不了功力那也沒有什么 ,成功靠的不仅仅只是功夫  ,还有脑袋 。但是 ,这话未免有点自欺欺人,要不然的话 ,叶谦也不会跟燕平秋冒险学道心种魔了 。所以,知道自己的功力恢复 ,叶谦自然是掩饰不住的欣喜不已 。

    抬头看了中野美羽一眼,叶谦微微的愣了愣,歉意的笑了一下,说道 :“对不起   ,刚才我做的有些过分了 。”

    中野美羽微微的愣了一下,眉头微微的蹙了蹙 ,抬头看向叶谦  ,只觉得叶谦的眼神清明透彻,跟刚才有着天壤之别 。虽然她不知道这短短的时间里在叶谦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 ,忽然间 ,她竟然并沒有要责怪叶谦的意思了。

    微微的顿了顿,中野美羽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在沒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情况之下,对于叶谦忽然间的表现 ,中野美羽自然是持有怀疑的态度 ,以为叶谦又在玩什么把戏呢 。

    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 ,叶谦说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 ,如果有伤害到你的话,我个你赔个不是  。刚才我被心魔控制,根本无法自主,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行径。对不起!”

    微微的愣了愣  ,中野美羽想起叶谦刚才的样子 ,心里似乎有点开始渐渐的相信了叶谦所说的话了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如果你想伤害黑龙会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中野美羽说道  ,“也希望叶先生懂得自重 ,不要把黑龙会当成那种藏污纳垢的地方。”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说道 :“中野美羽 ,我知道我刚才的行径的确是有些过分 。不过 ,我想告诉你的是,黑龙会是率属于我狼牙的 ,只要不做出任何违背狼牙意思的事情  ,沒有任何的企图叛乱的想法,狼牙是不会对付黑龙会的。可是,如果黑龙会敢有 ,哪怕一点点这样的想法 ,我都绝对不会允许的  。或许你会说我叶谦霸道,但是 ,我叶谦就是这样的为人 。加藤诚和你都是聪明人,我相信你们应该知道怎么选择,不会笨到去跟上田七海走一样的路  。”说完,叶谦站了起來,朝外面走去  。

    到了门口的时候  ,叶谦停下了脚步 ,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 :“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 ,如果你觉得我伤害到你的话,你想找我报复我会接着 ,但是 ,希望你不要拿黑龙会做事 。这是我们私人的事情。”

    说完,叶谦再也沒有任何的停留 ,大步的走了出去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