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师文学 > 教师小说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红狐媚娘 2013-04-26 14:07:54  发布者:phpcms  来源:本站 作者: 王亚桥


    12 红狐媚娘王亚桥 在荒草湖泊的天宝寺石门大洼里 ,有片岗地,岗侧有一洞穴 ,深约几十丈 。一个月明星稀之夜 ,凉风习习 ,突然洞口腾起一团火红的烟云 ,烟消云散之后  ,举目望去居然一美少女 :亭亭玉立,雪肌玉臂 ,眼若寒星 ,乌云斜堕 ,红裳轻袭 。
    原来 ,她是世居于此的千年红狐。本来红狐世家也是“人丁兴旺”  ,狐子狐孙 ,生生不息。谁知后来 ,林毁草稀 ,鸟雀皆无 ,狐氏家族日渐凋零 ,最后只剩下这只千年红狐 ,孤苦伶仃,形单影只  。她寻遍周围方圆几百里  ,连个狐影也不曾发现 。看来,红狐无法再繁衍后代 ,面临灭顶之灾。红狐整天愁眸凄楚,对残月而叹长空 。一天,她忽然灵机一动,我何不与人间男子结合 ,生个一男半女,也好将红狐一脉传之后世。
    于是她摇身一变  ,化作一楚楚动人的美少女 ,自名“媚娘”。媚娘娇腰一纵  ,驾一团青云 ,向灯火闪烁的村庄飘来 ,俯首投眼 ,却见各村男人们都萎靡不振,一脸无奈 。“看来,要找个灵气的男人挺难的。”媚娘按落云头 ,但见面前树萎草弱,人烟凋零  ,处处都摆出一副老气横秋之容。她不觉愕然:“仅仅一千多年的岁月  ,人间何以变得如此?”
    一天,媚娘来到京杭运河之西,突然看见一个少男双手托腮 ,趴卧在河畔的草丛上 ,虽愁眉紧锁,但人却英俊水灵 ,不免心生喜爱之情 。
     于是,她伸出纤纤玉手,手指一弹 ,一枚石子飞向少年 。此时那少年正满腹心事:“哥嫂结婚数年 ,儿女不生  ,求医问药,花钱无数 ,也治不好哥哥的病——生殖力下降 。白发苍苍的老母亲 ,日思夜盼想抱孙子,天天烧香,夜夜拜佛 ,眼泪流干 。都是环境污染造成的,求这些土偶木梗又有何用!……”少年正想着呢 ,突然一枚晶莹剔透的石子落在眼前 。
    少年翻身而起 ,举目四望 ,没人!拾起石子细看,一缕奇香  ,穿鼻入心 。猛然听到背后有动静,回首一看,眼前一亮 :一美少女,亭亭玉立 ,红衣飘飘 ,肌肤晶莹,乌云流瀑,刘海扫眉   ,眼若秋水 ,楚楚动人 。嫣然一笑,媚眼秋波 。少年心湖荡漾 ,看得目瞪口呆 。“周泰?”谁知红唇一启,皓齿里竟飘出少年的名字 。
    “哎  ,你是——”“我是媚娘 ,家住河东石门大洼 。今天到河这沿看看,不想也如此凄凉 ,整个大堤之上就你还算个水灵之物……”两人席地而坐 ,倾心而谈,日暮而去 。从此 ,周泰日日如是 ,天不亮就赶往河堤;媚娘也是不约而至。天长日久 ,两情相悦,海誓山盟  。这事终被老母亲察觉 ,细问原因,周泰如实道来,看看儿子年龄已不小,老母亲便决定托媒求亲。
    周泰听了 ,喜得合不拢嘴 ,一夜未眠。天色朦胧  ,周泰就兴冲冲地奔向河堤,见了媚娘 ,一说 ,不料那媚娘竟玉腮飞红 ,猛推周泰一把:“慌什么,你!”说罢,双手捂着滚烫的脸跑开了。“害羞了?丑媳妇都不怕见婆婆 ,你这俊媳妇还怕不成 ?别跑了 ,跟我回家吧,我娘还等着抱孙子呢……”周泰喊着,忙顺着那袭香气追赶而去…… 要提亲了 ,要换庚贴 ,还要定日子……媚娘为了不露破绽,便施展法术 ,幻化出高门大院 、父老双亲 ,又用迷幻之术让提亲之人顺着“路”,来往于两家之间,天衣无缝 ,一帆风顺。
    转眼间,娶亲的日子到了。媚娘束红腰轻,玉佩罗裙,娇羞俏楚,妩媚动人。虽红梅映雪 ,不足比其风韵;倘红杏带雨,不能胜其水灵。天未亮媚娘就被迎进了周泰家 。洞房内,锦帐缎褥 ,喜气洋洋 。媚娘一脸娇羞 ,更加俏丽动人 。再看那周泰,对媚娘更是爱不释手 ,喜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又是“改口钱”,又是“挪窝换衣” ,又是……一切繁杂习俗 ,媚娘都一一应付 ,只盼日落暮临,洞房花烛 。谁知,下午刚到 ,婆家有人要送媚娘回河东娘家。媚娘不解,又不便明问,只好略施法术 ,让他们送回河东 。
     “不是洞房花烛夜吗?怎么让我回娘家 ,让我的新郎新婚之夜独守空房 ?”媚娘心生狐疑,“一河之隔 ,怎会如此 ?是否漏了破绽 ?……不行,今晚我要去看个明白  。”想罢,驾一缕清风 ,踏一朵白云 ,披星戴月 ,奔河西而来 。再说,洞房之内 ,红烛高燃,长明灯雪亮 ,周泰正和一眉清目秀的男孩在锦床缎被内嬉闹 ,亲昵有加。不想被窗外不明真相的媚娘窥见,气得杏眼圆睁 ,玉齿咬碎 ,心里暗骂:“好呀,周泰  ,抽这个空你还折墙花、攀路柳 ,真不是个东西!什么海枯石烂,什么地老天荒……”她越想越气  ,用手一指  ,一道黑光直劈周泰面门 。
     就听周泰“哎哟”一声,遂变作一具僵尸 ,吓得那男孩面如土色 ,尖声哀嚎……媚娘拂袖而去,一脸凄凉,满腹酸楚 ,一路上嘤嘤而泣 。回到石门洞穴内,媚娘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凄凉无限 ,寂寞有加,她的心让周泰的影儿挤满了,也掏空了。但媚娘还怀揣一线希望 :说不定会生下一男半女  ,再幻化成一二小狐……
    然而,几个月熬过去了  ,媚娘肚子里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一下子老了许多 ,心如死水,不禁想起老祖母说过 :“男”恐龙灭绝并非人类推测的小行星撞击地球 ,其实是由于生态环境的变化 。“男”恐龙生殖力退化 ,“女”恐龙即使能产堆积如山的恐龙蛋,其实都不是受精卵 ,根本孵不出小恐龙。” “看来,人类也正掉向这个宇宙的天井!男人们怎么衰退得这么快 ?”媚娘想了想,“看看人类这个世界  ,都是自找的!” 
 

上一篇 :家 长 会
下一篇 :头戴鲜花的男生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