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 中学生文学 > 文学新蕾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 ,教育培养智慧
用敏锐的视角剖析着语言的魅力——小作家邓楚瑶 2013-04-26 17:12:57  发布者:phpcms  来源:本站

 

邓楚瑶  ,女  ,浙江省嘉兴市秀州中学高二学生。现为浙江省少年作家协会会员 ,校秀州文学社副社长 ,已在《南湖晚报》《少年作家》《语文周报》等报刊发表习作10余篇。曾荣获首届及第二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银奖和金奖 。

 

>>   代表作品

 

1.《我是伟人》  2.《不灭的灵魂》  3.《我们会过得很好》(诗歌)  4.《最美丽的白菊》  5.《有你相伴》等。

 

>>   获奖感言

 

当回程的火车出发时,手机响了起来 ,声声的告别,一句句后会有期 ,我终于侧着脸哭了。我记得最后一天干杯时我们的笑容,我记得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我记得我们聊到凌晨也不愿离开的场面,它们都是封存在金杯里的奖品。这一切 ,是叶圣陶杯大赛给的机会 ,也是我不会忘怀的感动  ,是我一辈子会珍藏的奖品 。

如果此行 ,我真的在等待戈多 ,那戈多就是这万般思绪,就是热爱文学的朋友们带给我的一切!

 

>>   佳作选登

 

王大妈

 

又来了一群人。我望着村口的大路 。

算了算了 ,随他们去吧 。翠花说完,就转身跑去接待那群人 。

不记得这是第几批了 ,来到这个村,拜访王大妈似乎成了城里人的新爱好。

城里来的那一群人 ,他们把开来的小轿车停在了村口的大路边 。那些被小轿车弄得飞扬的尘土还没完全落下  ,那群人已经在翠花的指引下踏进了王大妈的家里 。我望着那些高档轿车,那群拎着大小礼盒的人 ,暗笑 ,那些大腹便便的人,油光满面 ,愚蠢无比 。

他们来的目的  ,很简单  。男的,西装笔挺 ,问前途;女的,淡妆浓抹 ,问姻缘 。当然,有时候会有几个孩子 ,问学业 ,会有几个青年 ,问未来,会有几个老人,问寿命 。总之,王大妈的一张好嘴把自己说成了活神仙。她甚至还拿自己的儿子做广告 ,她说  ,因为她的仙术高 ,所以她的儿子才会是弱智   ,这就是仙界的众生平等 。可事实上 ,王大妈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妇  。

王大妈在我10岁那年成了寡妇 ,丈夫死后她一个人照顾弱智的儿子冬至和童养媳翠花 ,这一切本值得村民们同情 ,可是王大妈为人蛮横跋扈 ,小肚鸡肠 。所以村里的人大多都不太理她  。而在我看来,翠花更值得同情 ,因为她真的很可怜 。

翠花是我的好朋友,在她6岁的时候就被卖到村里来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叫什么 ,只记得自己叫小翠 ,爸爸妈妈很疼爱她。就连她是怎么被人贩子拐骗来的 ,她也不记得。在那时候,我就和她成为了好朋友,她被叫作翠花 ,而我叫杏花。我们一样大,却有不一样的命运 。

在我10岁那年,村里来了一批青年 ,妈妈说他们是帮助致富的技术员  。于是 ,村里的田开始被积极利用了  ,大棚建起来了,各种温室高价水果开始试点种植。秋天的时候 ,枯叶吹落 ,也吹来了片片金黄的丰收 。即使在大冬天里 ,温室里也可以运出鲜红的草莓和鲜艳的花儿 ,沿着村口的大道 ,开向附近的城镇 。总之,在他们来到之后 ,我们的生活都好了 。田里没有牛了  ,家里没有井了  ,割麦机和拖拉机成了每个农民都会操作的机器 。就连我 ,也可以背起书包去上学了 。

可是这样美好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翠花身上,即使村里的孩子都陆陆续续去上学了。因为王大妈开始自称通灵,为别人看起手相,算起命,而翠花必须要照顾冬至,照顾那个跑出去就回不了家的弱智 ,照顾那个动不动就打骂自己的弱智。

于是 ,这样的生活  ,翠花从6岁过到18岁 。

我等着 ,等着,等到那群人满脸喜悦地离开,等到翠花来吃我18岁的长寿面 。傍晚的晚霞染红了整片天空 ,笼罩了这个小小的村庄,似乎想散去所有阴霾 。

翠花安静地吃完面 ,我安静地听她说今天的故事 。

今天来的是三个大老板,他们带了各自的一个儿子 。

看样子,那三个儿子和我们差不多大。

 “嗯,他们今年就要考大学了 ,是来问考不考得上的。

哦 ?王大妈是怎么回答的 ?

翠花没有回答我 ,只是举起了一根手指 。

什么意思 ?

她告诉那群人 ,天机不可泄露 ,这就是最好的提示  。

那一根手指 ,算什么提示 ?

如果只有一个人考上了 ,就应验了。如果只有一个人没考上,也应验的 。如果没有一个考上 ,或者没有一个不考上 ,那也应验的 。翠花慢慢地说道 ,这些对她来说已经是小技巧了。

真绝!我感叹 。我早就说过 ,那是一群愚蠢的人 。

不想听听那三个老板问了什么吗?

我摇摇头 ,无非是问事业的 ,问怎么样才可以赚更多钱 。而那些回答也不过是模棱两可的东西 。

翠花要走了 ,她跑出院子,带着我的旧书 。

她忘记和我说生日快乐了 ,就像她忘记了十六年前的一切 ,不是故意的,可就是这样忘记了 。

王大妈 ,束缚住了一颗求知的心 ,可是却没有蒙蔽她的眼睛  。

而,那一群又一群的人 ,自己将自己的心束缚在所谓神灵鬼怪上 ,那对眼睛就好像摆设 。

 

>>   小作家评小作家

 

文章的主旨并不深奥,但作者视角敏锐,思路清晰 ,语言精炼,对景物人事的叙述贴切到位 。她选取典型事例,通过真实、生动的气氛烘托 、情境描述、人物语言 、场面刻画等等 ,揭露了物质社会中人们精神世界的空虚和愚昧。结尾处犹如画龙点睛,提升了文章的思想深度。

(张牧笛)

上一篇 :思想性才是文章最有价值的东西——小作家李婧
下一篇 :创作是我成长的见证——小作家闫晗

媒体链接